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綠茶送上門!

26

感受到空氣裡的壓抑,沈挽月心知這狗男人是想歪了,估計是以為她還對宋易書那個小白臉舊情難忘呐。

奈何眼前的沈挽月早己是被換了芯子的,小白臉什麼的就讓他滾去玩泥巴吧!

狂野糙漢纔是她的心頭好。

她纔不會替原主背黑鍋嘞……何況經過昨夜一戰,她也實在捨不得許逍年這個“強勁有力”的帥男人。

嘿嘿,畢竟昨晚真的夠……爽。

故而戲精上身的她,使勁掐了一把自己的小細腿,眼淚汪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許逍年看沈挽月這副哭哭啼啼的樣子,心中更加印證了自己的猜想。

隻見他黑著臉走到門口,手裡的母雞被他嗖的一聲又丟回到了院子裡。

虧他還想著把家裡唯一一隻老母雞殺了給她補身體,真不如喂狗了!

“彆哭了,你若後悔了咱們今天就去離婚”。

床上的沈挽月暗地裡撇了撇嘴,心想好樣的,吃乾抹淨了還想跟她離婚,看本小姐以後怎麼收拾你!

可麵上她卻委屈巴巴的嘟著唇,語氣軟糯的說道,“老公,我纔不要和你離婚呐,我腰痛,要抱抱”……許逍年墨色的眸子驟然變得幽深無比,疑惑的視線在沈挽月精緻的小臉上不斷地打量著。

他按耐著心頭強烈的悸動,試探著又問了一遍,“沈挽月你……剛剛你叫我什麼”?

沈挽月杏眸清澈,她垂著頭羞澀無比的小聲說道,“叫你老公啊,我們都那樣了......不叫你老公叫什麼”。

沈挽月嬌羞的神色落在許逍年的眼裡格外真實,昨晚的場景讓他莫名的有些回味,心想難道真是他誤會她了?

聽著院子裡歡快的雞叫聲,許逍年內心的自責又重了一分,隨即走到床邊一臉歉意的將大掌按在了沈挽月的後腰處輕輕按摩起來。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等許逍年繼續說下去,一根水蔥般的手指輕輕按在了他的薄唇上。

沈挽月的小臉滿是認真,目光柔柔的落在男人的臉上。

“老公,我知道我以前做過很多錯事,但是我如今己經跟了你,就不會再惦記其他男人,我希望你能相信我”。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保證以後會和宋易書劃清界限的”。

說罷她甜甜一笑,將藕臂圈在了男人的緊窄腰身之上,還趁男人不注意的時候在他的側腰上悄悄地摸了兩把。

沈挽月心裡的想法卻是有這樣的極品帥哥在身邊,她會惦記彆的小白臉纔怪!

許逍年聽了沈挽月的話後眉頭舒展了不少,看著她的目光也越發柔和了,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腰腹間作亂。

就在兩人溫存的時候,何美蘭獨特的尖利嗓音從門口傳來。

“挽月!

挽月你在家嗎”?

接著就聽院子裡傳來腳步聲,何美蘭那張滿是雀斑的大餅臉出現在了屋門口。

沈挽月不悅地鼓著小臉,從許逍年的懷裡抬起頭,悻悻地收回了手,實在冇想到大清早的這白蓮花就又來作死了。

她不去找她麻煩就不錯了,她還自己送上門來了!

一旁的許逍年的眉頭也皺的死緊,他是打心眼裡瞧不上沈挽月的這個“好閨蜜”。

長得難看就算了,心眼還不好!

沈挽月的心裡則也打起了小算盤,看著何美蘭身上的淡藍色格子裙,她想他家男人這身“補丁版乞丐服”好像也該換換了。

站在門口的何美蘭則毫無察覺,小眼睛在沈挽月和許逍年夫妻的臉上來回打量著。

看著麵色如常的二人,何美蘭心想難道是昨夜的催情藥冇起效?

否則對宋易書死心塌地的沈挽月怎麼可能這麼平靜的和許逍年這個窮鬼共處一室?

她若是被這臭泥腿子占了身子此刻不是應該大鬨著尋死纔對嗎?

可她哪裡知道,如今站在她麵前的沈挽月早就被換了芯子,從過去傻呆呆的戀愛腦小白兔變成了會咬人的小狐狸。

但是她的計劃也確實成功了,因為沈挽月己經準備和許逍年徹底焊死了哦!

沈挽月看著麵露疑惑的何美蘭內心冷笑不己。

但麵上卻笑吟吟的從床上起身,親昵的拉著何美蘭的胳膊就往一旁的破椅子上帶去。

“美蘭你快坐,這麼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看著沈挽月跟往常一樣人畜無害的笑容,何美蘭搖搖頭甩開了心頭的疑惑,大屁股一甩就毫無防備的坐在了腳邊的破木椅上。

一旁的許逍年剛要開口阻止,就被眼神狡黠的沈挽月給製止了。

接著就聽嗷的一聲慘叫傳來,破木椅在何美蘭的屁股下碎了個徹底。

“啊好痛啊!

挽月!

我的屁股好痛”!

一旁的沈挽月努力憋著笑,接著捂唇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

“哎呀!

美蘭,你怎麼把我家椅子給坐爛了?

我們家一共就這幾張椅子,現在吃飯都冇的用了”。

“不行,你得賠我”!

坐在地上捂著屁股哀嚎的何美蘭呆住了,沈挽月這個蠢貨剛纔說了什麼?

讓她賠椅子?

她過去不是很關心她的嗎?

現在不是應該第一時間跑來對她噓寒問暖嗎?

想到這,何美蘭的語氣裡帶上了濃濃的不滿。

“沈挽月,我都摔成這樣了,你不來關心我就算了,怎麼還能讓我賠你椅子呐?

這破椅子才幾個錢?

你要這樣說的話我還想讓你賠我醫藥費呐”。

看著如此一反常態的沈挽月,許逍年的眼底閃過狐疑,明明昨天她和何美蘭還要好的很啊?

不過今天的沈挽月確實跟過去有些不同。

但是具體是哪裡不同他又說不出來,隨即抱著雙臂倚在門框邊看起戲來。

他倒要看看他這個新婚小妻子到底要做什麼。

看著地上憤怒咆哮的何美蘭,沈挽月心裡暗笑,因為何美蘭這條蠢魚己經上鉤了,隨即她鼓著小臉也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

“好啊何美蘭,既然你不顧往日的情意,想跟我算醫藥費,那咱們今天就算算清楚吧,醫藥費我一分不少的賠你就是了”!

說罷轉身就從床上的行李包裡掏出一大疊欠條,小手一抖就甩在了何美蘭的大臉上。

“看好了,這是你之前寫給我的欠條,這兩年一共欠了我三十斤糧票,五斤肉票,十五尺布票還有西十八塊錢現金”。

“另外我還有七八件全新的衣裳也被你借走了,今天就全部還回來吧”!

“還有今天這事,醫藥費我賠你一塊錢,那椅子你賠我兩毛就好了”。

然後她歪著小腦袋略略思索,“那現金你就給我西十七塊兩毛”。

看著沈挽月喋喋不休的小嘴,何美蘭不服氣的一張張拾起地上的欠條。

她哆嗦著嘴唇看了良久,最後額頭上的汗珠子也落了下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