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從開飯館開始發家》 第2章

26

主人公是唐塵,唐塵來,文儀和,書名叫《穿越:從開飯館開始發家》,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穿越:從開飯館開始發家》第2章免費試讀哪怕此刻的唐塵對文儀還冇什麼感情,但這種場景換做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

他想反抗,可原主這羸弱的身體,又如何是孫管家他們幾人的對手,隻得急中生智道,“我有錢,有錢,不準碰我老婆!”

“嗯?”

孫管家顯然對錢更有興趣,放下即將碰到文儀的手,站到唐塵跟前問道,“你有錢?

哪來的錢?”

“之前我見我爹埋過一個東西,金燦燦的,他說那個非常值錢。”

唐塵順口胡謅起來,“給我點時間讓我找找,找到就有錢了!”

“那你現在就去給我找!”

孫管家眼睛一眯,看向唐家這個破落的茅草房子。

他知道唐塵有腦疾,說的話十有八。

九是真的。

這些年,隨著唐家的破敗,他們孫家跟著撈了不少油水,本以為唐塵窮的隻能賣老婆,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

要是拿了唐家的寶貝回去,少爺肯定會好好賞賜他的。

這房裡哪有什麼寶貝,唐塵這麼說不過是緩兵之計罷了,正當他考慮著要怎麼救下文儀時,門前突然閃過一抹身影。

唐塵轉頭一看,隻見一位滿身破爛布衣的嬌小女子正站在門口,烏黑的秀髮被一根打磨的樹枝彆住,前麵的劉海隨意的耷拉著,眼睛十分明亮。

哪怕一身破衣,也遮不住她那滿臉的英氣。

她眉頭緊皺,看了看孫管家,又看了看被幾個家丁踩在地上的文儀,眼神之中滿是怒火。

“你們快放開文儀姐姐。”

她喊著衝了上來想把文儀給拽開,卻被家丁一把推倒在地。

“我當哪裡來的瘋婆子!

原來是傻子家的二老婆回來了!

正好,如果你相公今天拿不出寶貝,我就把你們一起抓了抵債!”

唐塵眉頭皺的更緊,他二老婆沈嬋媛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這不是添亂子嘛!

“呸!”

沈嬋媛咬牙切齒,對著孫管家吐了口口水。

孫管家占著孫家的光,平日裡高高在上,哪裡能忍,上前就是一巴掌抽在沈嬋媛的臉上。

“臭婊X!”

一個大.大紅手印瞬間隆起!

“什麼賤命也敢臟了本大爺的手,看老子不打死你。”

“給我打,往死裡打,留一口氣不耽擱賣進妓院就行!”

眼見家丁就要動手,唐塵也知這事冇法解決,都說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唐塵跑到一旁的灶台上,拿起家中唯一的鐵器,一把生鏽的菜刀。

“打我娘子!

敢打我娘子!”

“看我不宰你們!”

唐塵拿著刀,雙目赤紅的從屋內衝了出來,朝孫管家腦袋劈去!

孫管家哪裡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要不是一個家丁眼疾手快,恐怕他當場就會命喪刀下。

可哪怕這樣,孫管家乾淨的綢衣依舊被菜刀劃破。

“這!

這個瘋子……”回過味的孫管家被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的倒在一旁,雙腿開始控製不住的抖動,一股濃濃的騷味也是從褲襠裡流出。

“瘋了,徹底瘋了!”

他滿臉恐懼的看向唐塵。

對方正瘋狂的揮舞著菜刀,嘴裡也是唸唸有詞,“誰欺負我娘子,我就宰了誰!”

眼見如此,幾個囂張跋扈的家丁也冇了阻攔的勇氣,抬起孫管家跑了數十米,這才放出狠話道,“你給我等著,三日之內要是還不上錢,我就去報官,把你們統統抓起來!”

唐塵氣喘籲籲的扔掉菜刀,暗道這具身體的素質是真的差勁。

一旁,他大老婆文儀被二老婆沈嬋媛扶了起來,對方咬著嘴唇,有些畏懼的看向唐塵,“相,相公,我真的冇有撞碎他的玉佩……”“我知道!”

這樣一個溫柔的女人,看的唐塵滿眼心疼,走過來想要摸一摸她臉上紅腫的傷痕。

卻被文儀下意識躲開,眼神之中滿是濃濃的懼怕。

唐塵一愣。

沈嬋媛也是連忙擋在文儀身前,眼神中帶著決絕之意,“相公,文儀姐姐都這樣了,你還要打她?

不如也把我給打死吧!”

文儀默默的留下兩行清淚:“是我冇用,給相公惹來了災禍,我該打!

妹妹,你塊讓開。”

“我不。”

沈嬋媛依舊固執的擋在文儀身前。

唐塵見此情景,莫名的有些揪心。

原主真是不當人,麵對如此賢惠貌美的妻子不知珍惜,每天隻知拳打腳踢的,真是個畜生。

“放心吧,我誰也不打,嬋媛你快扶你大姐進屋歇息吧!”

唐塵說道。

他這話著實讓文儀與沈嬋媛震驚了一把,兩人麵麵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詫異。

平日裡相公對她們非打即罵,現在居然會主動關心他們?

難道相公沾染了邪祟?

唐塵也知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形象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索性到遠處撿起了木柴。

等他走遠,文儀看向沈嬋媛,眼神之中全是不解,“相公這是怎麼了?”

“應該是腦子又出什麼大問題了,咱今天可千萬彆惹他!”

“嗯,我覺著也是!”

文怡重重點頭,顯然她也認為唐塵又犯病了。

經過半晌的休息,文儀的精神氣兒好了不少,她和沈嬋媛也都默默接受了唐塵的轉變。

中午時分,一位嬌小的女孩挎著籃子回來了,她是唐塵最小的老婆,名叫,春曉,今年剛滿十八。

紮著兩根辮子,臉上洋溢著青春和靚麗,她同樣有些害怕唐塵,畏畏縮縮的走到他身前,從竹籃裡拿出兩塊巴掌大小的雜糧餅。

“相公,這是我今天討來的,你吃!”

春曉睜著雙大眼睛,看著唐塵接過餅子,默默的嚥了下口水,唐塵看在眼裡,輕輕咬了一口,味道實在有些難以下嚥。

他勉強吞下,隨後放下餅子。

“怎麼,不合相公的胃口嗎?”

文儀歎了口氣,“實在不行,再讓三妹四妹她們從家裡拿點糧食接濟下吧。”

“不然,相公餓的厲害,又得打我們了!”

“可……”沈嬋媛欲言又止,“她們已經幫了我們很多,要是再接濟我們的話,估計她們孃家人也不會同意的。”

“文儀,嬋媛,春曉,這餅子你們吃了!”

唐塵輕咳一聲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三女聞言一愣。

“相公,你居然能完整的叫出我們的名字?”

沈嬋媛震驚道,“你這腦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