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

26

“多謝公子出手相救!”

司雲錦抱拳。

“舉手之勞,不過姑娘為何會出現在賭坊?

你可知那處魚龍混雜?”

他饒有興味。

“不過是覺得好奇,”司雲錦誠懇答道,隨即驚訝道:“你叫我什麼?”

男子目光在她耳邊停留,淡笑道:“自然是小姐。”

司雲錦頓悟,原來是自己的耳朵露餡了,不由感歎此人好敏銳的洞察力。

見日上中天,陽光毒人。

司雲錦抱拳道:“為報公子救命之恩,不如與我去隔壁酒樓小酌幾杯,可否?”

景容見這女子性格爽朗,還敢去賭坊,甚覺有趣,恰好自己也要去酒樓用膳,“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你好,我叫司雲錦,多謝相救!

請問公子尊姓大名?”

京城隻有丞相這一戶司姓人家,如此一來,這女子竟是……丞相嫡女?

聞言,男子劍眉微不可見一皺,“喚我容公子便可。”

這男子便是微服出訪的太子景容,此前他雖未見過司雲錦,但傳聞司雲錦性格溫和怯懦,自然認為她會是那種大家閨秀,所以當司雲錦說出自己的身份之時,他未免有些驚訝。

“怎麼了?”

司雲錦見他皺眉不由疑惑,“難不成公子認識我?”

可她記憶中並未出現過這個人。

景容搖頭,端起一杯清酒淺酌一口,語氣複雜,“不曾見過你,但我與丞相甚是交好,聽說過小姐一二。”

目光再次將司雲錦打量一番,見她麵容雖然嬌俏,但舉手投足之間透露出一股灑脫率真,絲毫不扭捏做作,與彆家女子不同。

想到她差點就成為了自己的太子妃了,景容莫名覺得有點可惜。

“原來如此,”司雲錦夾起一桌菜,目光卻被景容手腕處脈搏浮現的暗青色血絲給吸引了,突然她臉色一頓,“公子可感覺最近氣虛嗜睡?

甚至偶爾還會出現重影?”

景容聞言臉色微冷,抿了抿嘴,“有點。”

“怎麼了?”

司雲錦突然伸手為他把脈,見他確實和自己想的一樣,麵色凝重,“公子中毒了。”

而且這毒竟然和西皇子景煜那日之毒一模一樣。

聞言,景容眼底暗沉,思緒翻騰,緊接著他見司雲錦手法嫻熟,出聲問道:“小姐可有藥可治?”

“可治。”

司雲錦抽回手,掏出銀針刺向自己的指腹,然後將血液滴入茶杯,遞給景容,“你喝了它就能治好了,你這毒即將深入骨髓,再不治就晚了。”

她如此痛快,景容也不墨跡,接過茶杯一飲而儘。

雖然第一次聽說血液能治病,但景容此刻對司雲錦有種莫名的信任感。

“怎麼樣?

感覺好點了嗎?”

司雲錦滿臉期待的望著他。

景容扯起一抹淡笑,“確實是好多了,多謝小姐出手相救。”

他眸色微沉,覺得眼前這女子愈發神秘莫測,不僅會賭博,竟然還會醫術,這丞相府的大小姐可真讓他刮目相看。

“剛剛解毒,你身體還需要調理,今天天氣這麼熱,不如去丞相府休息一會?”

司雲錦關切道:“你與爹既然是舊識,爹應該不會介意的。”

景容確實感覺身體有些沉重,權衡利弊下應道:“如此甚好。”

到了丞相府,司雲錦便喚人去通報丞相,未曾想丞相不在家。

“公子,我那院子裡有個客房,不如你去休息一番。”

景容見狀點了點頭。

三人結伴一路向西,這俊男美女的組合引得路邊之人紛紛回眸。

司雲錦是府裡小姐,她們自然認得,可這旁邊的兩位公子,尤其是那位紫袍公子,她們從來冇有見過這般仙人姿態,一時間竟有人看癡了。

目送眾人竟然去了西苑,其中一個綠衣丫鬟目光陰冷,連忙放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朝東苑跑去了。

“公子,我馬上讓人收拾收拾客房。”

司雲錦推開房門,見裡麪灰塵滿地,顯然許久冇有打掃。

“不用了。”

景容玉手輕抬,阻止了往外走的司雲錦,“我現在覺得身子好多了,不需要休息了。”

“哦?”

司雲錦黛眉微蹙,依她瞭解,這毒異常頑固,解毒之後身子理應調養休息一天,他怎麼這麼快就好了?

莫非這位公子和那景煜一樣恢複能力恐怖如斯?

“如此甚好。”

景煜的目光隨即被司雲錦放在院中石桌上還未收走的棋子吸引了目光,“司小姐還會下棋?”

司雲錦抬眸望去,那東西放在原主的梳妝檯下有些潮了,所以一早她就放外邊曬著。

“略懂一二。”

“我對棋藝深感興趣,不如可否有幸與司小姐一戰?”

景容宛若星辰般的眸子望向司雲錦,伸出手向她發出邀請。

據他瞭解,女子很少有會下棋的。

“你也喜歡下棋?

那真是太好了,我還正愁找不到對手,來來來,咱們趕緊的。”

司雲錦暗道自己最近手癢得慌,正愁冇人陪下棋,這人就送上門來了,連忙上前把棋子擺好。

景容掩下眸中晦暗,愈發覺得此女與眾不同。

“司小姐先。”

司雲錦也不客氣,細長的手指執起一枚黑棋就朝那正中央落下。

“公子請。”

見那司雲錦如此嫻熟老練,景容也激起了興趣,撚起一顆白子落在了黑子旁邊。

司雲錦緊跟其後,白子繼續落下。

跟在景容身後的白衣男子看見二人如此模樣,不由驚愕,要知道他家殿下棋藝超群,連宮裡那群老傢夥都過不了幾招,這嬌滴滴的小姐竟然連過十幾招都冇有分出勝負。

這丞相府大小姐著實深不可測。

“什麼?

她竟然光明正大帶男人回府?!”

司夢蝶聽到下人的通報不由驚呼。

“不僅如此,他們到現在還冇有出來。”

綠衣丫鬟補充道。

“我丞相府的臉都被她丟儘了!

有婚約在身之人竟然還去找其他男人,簡首不知廉恥!

我這就告訴爹爹去!”

司夢蝶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

提起裙襬就朝丞相書房跑去。

“爹?

爹!”

司夢蝶黛眉輕蹙,見室內空無一人。

“二小姐,丞相今日還未回府。”

一旁的侍衛上前解釋道。

司夢蝶暗道絕對不能讓司雲錦好過,嬌俏的麵容上閃過一抹陰毒,“你們快去通報爹,就說大小姐帶男人回府,恐破壞陛下賜婚,讓爹速速回府處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