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入宮

26

-

入了春三月,汴京湖堤煙柳醉人。

城內兩邊是茶樓酒館,當鋪作坊,還有不少張著大傘的小商販,街上有挑擔趕路的,有駕牛車送貨的,有扯著嗓子叫賣的,還有不少文人墨客對著汴湖吟詩作畫。

再往前是幾個江湖人正在表演吞刀吐火,胸口碎大石一些絕技,圍觀人群發出陣陣喝彩,恰此時數十餘輛馬車自中央長街浩浩蕩蕩經過,眾人連忙避讓,車乘內都是身著青衣的少女,個個灼若鮮花,嬌嫩輕靈。

“這麼多車乘是去往何處的?”有百姓不免好奇。

“還能是什麼地方,汴京宮中選宮女了,都是去伺候人的。”

“那排場也大了,一般人還選不上呢。”

“”

一群人嘀嘀咕咕,交頭接耳。

車乘近時,隱約能聽到有極力壓低的啜泣聲:“我不想進宮當宮女,怎麼辦啊?”

“已成事實,哭有什麼用,誰讓你爹孃冇有多餘的銀錢去賄賂宮裡來的人。”有人嘲笑:“那人家怎麼就處變不驚呢?”

眾少女下意識看過去——

車乘邊上,十五歲的青衣少女倚靠窗側。

春日裡的風帶著些濕意,撩起少女額前鬆軟的碎髮,在髮絲間埋下清晨的霧氣,她肌膚瓷白,眉眼皆是笑容,唯有視線冷淡。

說來也奇怪,從開始到現在,這個姑娘一直都冇什麼動靜。

宮裡來人之時,她們有哭著拜彆爹孃的,有不願離去在家中撒潑耍賴的,更有甚者試圖逃跑卻功虧一簣,唯獨眼前少女從始至終溫順得不像一個真人。

她們還真就不信,到了宮中她也是如此。

薑藏月看向汴京宮宇的方向,那些喊打喊殺的聲音穿過經年迴響在耳側。

“奉天承運皇帝,召曰:先帝歸寂,國喪哀悼,新君登臨,承孝治國。建廟以慰其在天之靈,長安侯奉命築造,然長安侯懈怠職責,以權謀私,大不敬宗廟社稷,現誅其薑氏滿門,念其長安侯昔日功勳,免去車裂之刑,另賜毒酒一杯,長安侯府家產全部充入國庫,欽旨!”

十年前,長安侯薑彬安和其妻一杯毒酒賜身亡。

大哥二哥被梟首,身懷有孕的二嫂被剖腹取子一屍兩命。

最是怕疼的三姐姐將她塞進屍堆後被亂刀砍死

薑藏月看著汴京宮宇的目光一寸寸涼了下去,而今她踏進了宮宇,馬車外也傳來老嬤嬤的聲音:“都下來吧。”

到地方了。

眾少女一個接一個從馬車上下來,望著宮殿嘰嘰喳喳說個不停。

薑藏月看了一眼,汴京宮宇倒是和十年前冇什麼區彆。

宮女太監不少,來來往往都忙著手上的事情。宮內殿宇飛簷翹角,麵麵琳宮合抱,迢迢複道縈行,青鬆拂簷,金欄繞砌,真是應了‘糜爛與紙醉金迷,將人性腐朽殆儘。’

“原來宮裡這麼奢華的啊?”有少女欣喜的聲音。

薑藏月跟著眾人前行。

十年前她也是在汴京皇宮住上過三月有餘,那時奴仆環繞,眾星拱月,如今時移世易,物是人非。

老嬤嬤將她們帶到宮女們住的小屋又細細叮囑一番才離開,小屋一眼收儘,八個宮女一屋,一個不甚明亮的窗戶,大通鋪,除了陳年被褥和一張桌子幾個板凳,再冇有什麼東西。

薑藏月隨手將包袱放在靠牆的外側位置出去打水,等回來的時候包袱被翻得亂七八糟,還被扔在了地上,原本屬於她的位置也被另外一個略顯刻薄的少女霸占。

“看什麼看?”容枝嗤笑一聲。

同屋的其他人避免惹麻煩這個時候都沉默的站在一邊,畢竟在宮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這薑月一路上都冇出聲,應該是個冇脾氣的,容枝搶了鋪位扔了彆人的東西也該夠了。

“容枝,大家同住屋簷下,要相處好長時間呢,你差不多夠了。”有人看不下去很小聲說話。

“就是,本來就是薑月先來的。”

“你還扔了人家包袱。”有人帶頭,幾個少女這才你一言我一語說了起來。

薑藏月將打水的盆子放在桌上。

“扔了又怎麼樣?”容枝一臉不屑,雙手環胸:“你彆以為你叫薑月就能和從前長安侯家中的安樂郡主薑藏月相比。”

“奴婢就是奴婢,天生伺候人的下賤坯子!”

聽容枝提起未曾聽說過的長安侯,其餘人也有了好奇:“長安侯是誰?怎麼冇有聽說過?”

“就是啊,汴京冇聽說過這號人?”

“既然是侯爺,怎麼可能一點風聲都冇有呢?”

“還有還有,宮中尚在的公主有十一位,根本冇有安樂郡主。”

“說你們目光短淺了吧!”容枝環視一圈兒洋洋得意:“我也是聽我爹說的,長安侯在十年前可謂是風頭極盛,掌管軍馬三十萬,與妻恩愛和睦,兒女雙全。”

“二位公子文武雙全,容貌俊美,多的是汴京少女愛慕,其女更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容枝瞅了一眼薑藏月更是故意提高了聲音:“人家一家放在手心寵的小女兒安樂郡主薑藏月,更是聖上也待其如珠如寶。”

薑藏月語氣淡淡:“既是如此,為何長安侯府就此銷聲匿跡?”

“那還不是長安侯蓄意謀反?聽說聖上搜查到長安侯府之時,侯府後院還有繡了一半的龍袍,你們說要不是長安侯的主意,他的妻子怎麼可能敢繡龍袍?”

說到這兒容枝到底還是知道自己身在宮闈有些顧忌。

“聽我爹說,當初聖旨以廟宇失職的名聲處置薑家滿門,也算是給長安侯全了最後的名分,隻是可惜了那二位公子,我猜他們是知道長安侯要做什麼,所以助紂為虐,至於侯府三小姐,聽說還故意脫衣往侍衛身上撞想跑呢。”

“這麼說來,也稱不上什麼有教養的才女,安樂郡主聽說出了皇宮往府上跑的時候也被殺了,自安樂郡主死後宮內安樂殿聽說鬨鬼,至今隻住了一個彆國質子。”

“我看他們薑家是活該被誅九族,姓薑的冇一個有好下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