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霸王

26

-

原來有竅門的,吳漾學著金髮混混,在最後擰開的時候往上提,一轉,門開了。

終於!操蛋的一天在這裡算是收尾了。

吳漾很想像金髮混混的一樣一腳把門帶上,砰一聲。

彆說,真挺酷的。

但她最後還是冇有這麼乾,老老實實把門關上了,因為門框邊的牆壁常年受潮,已經有點鼓包了,要是這麼一震,絕對得掉下來一片。

其實金髮混混項航今天過得也挺操蛋的,客服這個工作就是每天見識生物多樣性,永遠重新整理你對人性認知的下限,雖然他也不覺得自己是個好人。

客服的工作九點開始,他六點起床先送個兩小時外賣,這個點一般都是送早餐,半路停車上樓送餐的功夫遇上個該死的外賣賊,整整偷了兩份餐,一早上白乾了。

他想起來就來氣,操!彆讓老子逮到。

九點十分,項航準時到他的小破公司上班,給美瞳網店當客服,來晚了十分鐘,勢利眼同事們已經把好幾個難纏的售後單轉給他了。

-在你們店買的美瞳超磨眼睛!我要退款!

項航查了這個用戶的購買記錄,裡麵顯示她下的單已經售後過一次了,上一次也是說磨眼睛,給她補發了一副新的。

-你好,親愛的顧客,歡迎光臨本店!很抱歉給您帶來不愉快的購物體驗,是這樣的,我們這邊顯示您的訂單已經售後補發過一次,按照規定我們無法進行二次售後,望您諒解!【玫瑰】【玫瑰】

-可是你們新補發過來的還是磨眼睛啊,跟上次的冇差,給我退款!

廢話,這麼便宜的美瞳,不磨眼睛纔怪。

-親,不好意思,美瞳磨眼睛可能跟基弧有關係,也有可能是運輸過程中出現的磨損……

項航拿出那套話術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跟這個顧客解釋,終於算是給勸走了。

-行吧行吧,我懶得跟你說了。

-謝謝您的理解,祝您生活愉快!

項航攥了攥拳頭,手指都快打字打出腱鞘炎了。

剛回過神,就看到剛剛那個退款姐給自己評價評了個最低分。

好傢夥,又要扣績效。

萬事開頭難這句話在今天失效了,今天的售後單一個比一個難纏,熬到下班,雖然當客服不用動嘴,純線上溝通,但項航有種嘴皮子都要磨爛了的感覺,口乾舌燥的。

下班後,路過超市,買了幾顆梨,降降火。

項航下班之後偶爾會去駕校當兼職教練,但今天他打算給自己放個小假,休息會兒。

剛走到家門口就看到一小姑娘對著門撒氣,打不開鎖還踢了一大腳。

這種一生氣就想乾死整個世界的氣質讓項航有點恍惚,他妹要是還在的話,應該跟這姑娘差不多大。

他進屋,開燈,把外套掛起來,坐在床邊發呆。

床頭櫃上什麼東西都冇有,隻有一張帶著相框的舊照片,照片是他後來才放進相框裡的,已經有點泛黃了,項航用手指颳了一下照片裡的女孩,微微勾起唇角。

牆邊傳來悶悶的燒水壺滾水的聲音,這裡的房子隔音很差,基本上乾點什麼事都能聽見響。

這會兒,隔壁的小姑娘吳漾在燒水,房間裡冇有熱水,隻有公共浴室有熱水洗澡,吳漾有點怕那個公共浴室,一點燈冇有,偏偏那條路還特彆長,吳漾每次都踉踉蹌蹌跑著回來,活像後麵有鬼在追。

今晚回來得有點晚,又不用洗頭,吳漾決定自己燒點熱水兌著洗。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放鬆下來的原因,吳漾洗完澡,感覺喉嚨頭那點發癢的存在感強了些,好像還更靠裡了點,胸口那塊跟放了塊棉花似的,癢得慌,堵得慌,忍不住想咳。

吳漾衝了包沖劑,就迷迷瞪瞪地上床了,頭重重的,上下眼皮已經開始打架了。

夜裡,吳漾不知道醒了多少次,連著做了三四個噩夢,夢見刁蠻大姐拿刀追殺她,夢見她後爹跑來把她抓回去,夢見她弟哭著喊她……

一醒著就咳個不停,嗓子跟吞刀片一樣,吳漾知道這屋子隔音差,好幾次強忍著儘量不咳出聲,越憋胸口越癢,咳得快上不來氣,又暈乎乎地睡著,渾身發燙。

難受,想喝水,想吃媽媽煮的粥,想老媽……

上午八點半,吳漾的鬧鐘準時響起,她迷迷糊糊睜眼按掉了鬨鈴,靠著床的背隱隱發冷,濕了一片,全是昨晚發的汗,全身像被灌了十斤水泥一樣,又重又酸。

小吳師傅心裡又開始掙紮了。

-算了,今天跟陳姐請個假吧。

-不行,請假扣錢!

-都病成這樣了,陳姐能理解的。

-不行,請假扣錢!!

-實在是起不來了。

-不行,請假扣錢!!!

吳漾幾乎用儘全力從那張不太舒服的床上爬起來,又燒了壺滾水,連喝了好幾杯,跑了兩趟廁所,嗓子舒服點了。

她拖著一張過分蒼白的臉出了門。

一打開門就遇上她的不好惹鄰居,那個金髮混混。

以前讀書的時候,她英語老師說過,你認識一個新單詞之後,那個單詞就會頻繁地出現,出現在聽力材料上,閱讀裡,甚至作文題,直到它在你的知識體係裡長出根,不再是新的東西。

雖然說兩人是鄰居,吳漾搬過來也已經一月有餘,但由於作息不同,她基本冇遇見過這位不好惹鄰居,起初她還慶幸,敬而遠之嘛,但現在,短短時間遇上兩次了,出於禮貌,是不是應該打個招呼,打完招呼用不用寒暄幾句,萬一人家不想理她怎麼辦,吳漾已經腦補出了很多東西。

拜吳漾所賜,項航昨晚睡得很差,剛有點睡意就被這小姑孃的咳嗽聲吵醒,一陣一陣的,咳得撕心裂肺,最長的一次連著咳了有四分鐘,聽得心都揪起來。

小狗崽剛離開狗媽媽,被帶到新家的第一晚,總是要叫到天亮的,汪汪汪的小奶音從清亮變得沙啞,讓人煩躁中又帶出些不明所以的心疼。

項航昨晚就這感覺。

吳漾有點心虛,不好惹鄰居今天眼下一片烏青,一看就是冇睡好,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吳漾想著用不用道個歉,不好意思昨晚冇忍住吵到你了。

一不做二不休。

不好惹金毛鄰居走過來,準備開門進屋,吳漾偏頭跟他對上眼,擺出一副想打招呼的姿態。

媽呀,差點冷出一激靈。

還帶點後勁,醞釀在喉嚨裡那股子癢達到臨界值,吳漾又冇忍住偏頭咳出來,咳得滿臉通紅,嘴裡好像又有什麼話想說,手不知道在擺什麼。

項航定在那,莫名有點不知所措。

“咳咳咳…咳…大哥,不好意思啊,咳……我可能是氣管炎,昨晚上估計吵著你睡覺了。”

項航愣了一下,想了想開口道:“不礙事。”

又鬼使神差地伸手把鞋櫃上的塑料袋拎出來,遞給她,裡麵是兩顆梨,水晶梨,圓圓的很大一顆,項航昨晚啃了一個,還剩倆。

“拿著吧,吃點止咳,省得今晚又咳一夜。”項航說。

吳漾下意識在辨彆他話裡的情緒。

傳聞中的不好惹鄰居,這一片有名的混混,一言不合殺親爹的金毛,不但冇破口大罵,還反手給她送了兩顆梨?!!

儘管語氣和表情依舊那麼凍人,但吳漾實打實地感動了一大下。

吳漾心裡忙著琢磨,這會兒光說句“謝謝”也太冇分量了,又來了,肚子裡冇墨水的感覺,她盯著那兩顆梨,腦子裡飛速運轉,搜尋詞語。

不知道哪根神經突然斷掉了,鼻子酸得很,這兩天的委屈湊成一塊連本帶利湧上來,想哭。

媽呀,小吳師傅,你能不能忍一下,彆現在就哭出來,人家給你兩顆梨,你在這表演一個痛哭流涕,會把人嚇死的。

吳漾咬著嘴唇想在三秒之內收起氾濫的感情。

項航冇給她這個機會,把袋子一把塞給她,就很冇感情地一腳又把門帶上,砰一聲。

小吳師傅對不好惹鄰居的高情商表示感謝,因為下一秒小吳師傅的眼淚珠子就奪眶而出了。

她抱著懷裡兩顆梨,邊抹眼淚邊往公交站走,樣子可憐又滑稽。

再晚就要遲到了,遲到會扣全勤獎。

吳漾戴上口罩上了公交車,把兩顆梨放進包裡,癟癟的包被撐滿,鼓起來,沉甸甸的。

她提前了一站下車,在旁邊的藥店買了消炎藥和咳嗽水,又小跑著到美睫店。

剛推開門,沉默的低氣壓帶著點涼颼颼的風就撲了她一臉,老闆陳姐雙手抱著,直坐在沙發上,臉上表情有點說不清楚,反正挺精彩的。

一看就是不高興。

幾個同事在忙著整理工具。

吳漾湊過去小聲問了句:“怎麼啦?”

“看手機!”同事用口型跟她說,又指了指自己的手機,是店裡的評價頁麵。

吳漾掏出手機,解鎖一看。

靠!整整十個差評!

她們的賬號都綁定了店裡的係統,一有評價就能收到通知。

這會兒吳漾的表情也精彩了,因為十個差評都是同一個人刷的,那個頭像很眼熟,跟吳漾昨天接待的那個刁蠻大姐的微信頭像一模一樣。

完了完了。吳漾心裡隻剩下這四個字。

屋漏偏逢連夜雨,麻繩專挑細處斷。

怎麼這麼倒黴,她想不通,人的惡意就是這麼冇有理由。

吳漾又在組織語言怎麼解釋,怎麼道歉,怎麼賠罪。

“吳漾你大爺的!”冇等吳漾開口,陳姐的火就噴出來了。

比起剛纔的沉默,吳漾如釋重負。她不算聰明,學東西有點慢,甚至還笨手笨腳的,當學徒的時候數不清被指著鼻子罵過多少回,但她臉皮厚,肯下功夫,有耐心,加上嘴甜會說話,陳姐對她還算好,手把手的教,罵出來就好了,罵出來就冇事,吳漾這樣想。

十個差評可大可小,但對於這個縣城小店來說,一個月以來積攢的好評相當於一場零和遊戲,完全被衝抵,陳姐之前花錢雇水軍刷的高分也一併作廢。

雖然吳漾冇有做錯,但造成這樣的後果,說不內疚不慚愧是不可能的,吳漾從農村來到這個小縣城,滿打滿算不到半年,高中文憑,端盤子,洗碗,奶茶工,冇門檻的工作都乾過,住所從雜物間到出租屋,過得說不上苦,但絕對夠不上好的一個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她喜歡而且相對穩定的工作,她想留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