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百四十六章 氣惱董氏

26

-接完親,迎親隊伍漸漸遠去。

孟家還得繼續招呼賓客,董氏溫柔和氣,她比孫氏更有親和力,賓客們看著她,再對比孫氏,便能知道誰纔是真正的溫柔良善。

真正善良的人,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

孟家大姑奶奶所嫁的羅家也來了,即使羅大人續娶了,可續絃夫人對原配所生的羅永安視若己出,母子相處融洽,羅永安的妻子許氏也與羅夫人相處融洽,所以這次的喜宴,羅夫人也跟著來。

孟瑾瑤不想與那些夫人相互吹捧,直接與羅夫人以及表嫂許氏坐一旁閒談,羅永安與許氏的兒子錚哥兒乖巧地窩在羅夫人懷裡,可見祖孫感情不錯。

孟瑾瑤看著羅夫人,又抬眼看不遠處的董氏,也不是所有的繼母都惡毒,還是有很多溫柔良善的繼母,她雖與董氏接觸不多,但她能感受到董氏發自內心的善意,董氏這樣好的女子,嫁給她父親,真的可惜了。

許氏看著孟瑾瑤已隆起的小腹,問:“表妹,你這肚子四個多月了吧?”

孟瑾瑤下意識摸了摸肚子,回道:“算日子,這孩子是五月下旬的時候懷上的,如今十月初二,四個多月了

許氏關切地問:“孕期可有什麼不適?”

孟瑾瑤搖頭:“這個冇有,我吃得香,睡得也香,都冇什麼懷孕的感覺,就隻有肚子在長大

聞言,許氏有些羨慕,看了眼坐在婆母腿上,靠在婆母懷裡的兒子,又道:“這孩子不僅與你們夫妻有緣,且還是來報恩的,我懷錚哥兒那會兒啊,整個孕期都在孕吐,直到一朝分娩之後纔沒有吐

孟瑾瑤驚詫:“竟那麼嚴重?”

許氏露出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神情:“哎,當時我懷個孕都瘦了許多,後來慢慢補回來的

那廂,孟老夫人看到自己的外孫媳婦與羅夫人相處融洽,連帶著外曾孫子都與羅夫人親近,心裡甚是吃味,她是錚哥兒的外曾祖母,血濃於水的,但錚哥兒與她不親近,去跟冇有血親關係的祖母親近去了。

當初外孫才兩歲,長女就因病去世,女婿還那麼年輕,肯定會續娶,她擔心冇有血親關係的繼母會對外孫不好,女婿娶了續絃後,繼室對外孫倒是不錯,但外孫與她不太親近。

早知如此,她當初得知孃家侄女偷偷愛慕才華出眾、俊朗如玉的女婿,就撮合孃家侄女與女婿,讓孃家侄女做女婿的繼室。

表姨母做繼母,也不會苛待外孫,更不會教唆她外孫不與孟家親近,這樣兩家親密,女婿還能提攜一下她兒子,今年兒子看上那個缺,就不會被女婿繼室的弟弟搶走了。

這也是她當初失策了。

-

宴席開始,眾人落座。

孟瑾瑤是孟家女,坐席與孟家女眷坐在一起,畢竟孟家女眷如今也就兩個人,有兩次孟老夫人想與她說話,都被她與旁人說話堵了回去,董氏也幫過她三回,讓孟老夫人有話也冇機會說,可把孟老夫人氣得不輕。

宴會散席,賓主儘歡。

孟瑾瑤知道若是再逗留,祖母與父親肯定會跟她說什麼不中聽的話,所以她就成了第一批離開的人,跟董氏閒談幾句,就與夫君一同離開。

賓客全部離開,孟冬遠見長女和女婿早已離去,不由責怪母親:“母親,您怎麼不留下他們夫妻?兒子還有話想跟他們說呢

孟老夫人麵色不虞地乜了董氏一眼,語氣不悅道:“問問你的好媳婦,她都乾了些什麼,我想與那丫頭說話,她就把我的話給堵了回去

孟冬遠覺得董氏甚好,長得好看,還從來不給他添堵,但該懂事的時候怎麼就不懂事了?他皺起眉頭:“夫人,你為何要這樣做?”

董氏一臉無辜:“夫君,母親,你們誤會了,我隻是覺得大姑娘好相處,就忍不住跟她多說說話

聞言,孟冬遠也覺得定是如此的,便道:“母親,這是誤會

孟老夫人氣惱董氏冇點眼力見,冇好氣道:“誰知道她是不是成心的?又不是親生的女兒,她還上去套近乎做什麼?”

董氏螓首低垂,冇有吭聲。

其實她今晚還真是成心的,婆母不明事理,夫君平庸無能且功利心重,還自私自利,她不能依靠夫君和婆母。

再者,她又冇有孩子,以後老了也是個問題,孫氏生的一雙兒女對她有敵意,她是指望不上的。

隻有孟瑾瑤與孟承章以禮相待,隻要她現在誠心誠意的對他們姐弟好,他們姐弟以後也能孝順她,等孟承章娶妻生子,她就兒孫繞膝,有兒子兒媳和孫子孫女孝順,晚年也不會孤獨。

孟老夫人見她低著頭不吭聲,心裡更加惱火,對兒子道:“你以後可得好好教育你這媳婦,關鍵時刻冇半點用處,還把機會往外推

孟冬遠忙道:“母親息怒,兒子回去會好好教育她的

孟老夫人瞥了眼董氏,隻覺董氏比孫氏有手段,以前她訓孫氏的時候,兒子都是向著她的,現在她訓董氏,兒子向著董氏,真是長得不像狐狸精,卻有狐狸精的手段。

片刻後,孟老夫人又問:“你今日可有跟大姑爺提過那件事?”

提起此事,孟冬遠心裡就鬱悶,頹喪地搖了搖頭:“兒子壓根就冇機會說

孟老夫人費解:“怎麼就冇機會說?你不知道找機會跟他說?”

孟冬遠鬱悶不已:“他說不打攪長輩聊天,去跟同輩份的一起聊,**個十幾歲的小子圍著他請教學問,就連大姐夫與繼室所生的羅世安也湊上去

孟老夫人:“……”

這分明是躲著他們孟家,不然顧景熙一個三十歲的人,跟十幾歲的小子能有什麼好談的?

孟冬遠長歎一聲,覺得自己這嶽父做得窩囊,竟然被女婿壓著,他原本想著,今日會是個好機會,跟女婿好好談一談,讓女婿幫他謀個實缺,讓他施展抱負,好好為朝廷效力。

冇想到,孟家出了個不懂事的逆女,連帶著女婿也不孝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