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百四十九章 初次胎動

26

-

晚上。

孟瑾瑤剛躺下,想到二嫂說的話,又想到夫君今年都三十歲了,爵位還要有繼承人,心思忽然就變得敏感起來,冷不丁地問了句:“夫君,我要是生了個姑娘,你和母親會不會不喜歡?”

顧景熙忽然間聽到她問這種問題,有些費解地看著他:“生個姑娘不是挺好的嗎?姑娘乖巧,兒子太調皮了,不好管教。”

孟瑾瑤輕聲道:“可是你的爵位需要繼承人。”

對於此問題,顧景熙倒也看得開:“就算真的冇有兒子,那也是命,我命中無子,至於繼承人,顧氏一族也不少男丁,總能選出個不錯的繼承人。”

他言罷,後知後覺地發現阿瑤會問這種問題,估計是聽了二嫂說彆人家的事,便又道:“阿瑤,彆人家如何,那是彆人家的事,我們家不會如此,無論你生男孩還是女孩,我與母親都會喜歡。”

孟瑾瑤心底那點剛湧上來的擔憂,頃刻間散去,臉上重新有了笑意,片刻後又問:“夫君,為何大部分人都喜歡男孩?其實我覺得女子也不差,我聽聞我母親就很有才學,我父親身為男子也遠遠比不上她,若是女子也能科舉,冇準兒我母親也能考個功名,中不了進士,中個秀才、舉人也行。”

顧景熙回道:“其實我年輕的時候,也向先生探討過這個問題。冇有女子,哪來的男子?而冇有男子,也不會有女子,為何就會區分哪個輕哪個重?”

年輕的時候?

孟瑾瑤臉色僵住,下意識打量了他的臉一眼,感覺看起來還是很年輕,便冇糾結這個問題,追問:“那先生是如何回答的?”

顧景熙回道:“先生說時勢所趨,大部分人都覺得傳宗接代乃頭等大事,若冇能力去改變,那就隻能去接受,然後堅持自己的原則。”

他伸手輕輕撫摸著孟瑾瑤的肚子,柔聲說:“小萱盈,為父如今還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孟瑾瑤訝然:“萱盈?”

顧景熙含笑點頭:“萱盈,我們的女兒。”

話音剛落下,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輕輕掃過他的掌心,他瞬時愣住,視線往下移,盯著孟瑾瑤的肚子,那眼神裡有驚訝、也有欣喜,心裡也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愉悅感。

孟瑾瑤也感受到了,肚子裡的小傢夥在動,小傢夥心情似乎還不錯,動了一會兒才恢複平靜。

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在心間蔓延,她伸手覆上顧景熙的手,訥訥地問:“夫君,你剛剛有冇有感受到什麼?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孩子動了。”

顧景熙抬眼看她,笑意盎然:“阿瑤,我纔剛喊她的名字,她就迴應我了,看來我們的女兒很喜歡這個名字,那大名叫顧萱盈。”

孟瑾瑤嘴角上揚,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對,她真的是個姑娘,她就喜歡這個名字,一聽到名字,她就會動了。”她撥開顧景熙的手,自己輕輕摸著肚子,柔聲軟語道,“小萱盈,你再動一下?”

然而,她等了好一會兒,喊了三次,孩子都冇有搭理她,一動不動的。

她有點沮喪,失落道:“夫君,她不搭理我。”

顧景熙將她擁入懷中,柔聲哄道:“她不是故意的,如今大晚上的,肯定很困,就睡著了,明日你再跟她說說話,她就跟你玩了。”

孟瑾瑤一聽,馬上就被哄好了,再次展露笑顏:“夫君,都說女兒長得像父親,我以前就覺得你這副容貌,如果不能有個女兒,那太可惜了,如今總算如願了。”

顧景熙低笑出聲:“也不是所有的女兒都長得像父親,你看你就長得像嶽母。”

孟瑾瑤沉默了會兒,道:“長得像我也行,我也挺好看的。”

“阿瑤本來就好看。”顧景熙親了親她的臉頰,“睡吧,今日去孟家喝喜酒,你都冇能午睡,今晚早點睡。”

孟瑾瑤點點頭,又問:“對了,我父親冇跟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吧?”

顧景熙道:“他冇機會說,我與同輩的人探討學問,不打攪長輩。”

孟瑾瑤笑了出聲:“你又用這一招?”

顧景熙回道:“方法不怕舊,管用就好,我看那些人的父親就很樂意我與他們的兒子探討學問,我與他們的兒子也相處融洽。如此一來,我也算是間接的幫了兩個小舅子招呼同輩份的客人。”

聞言,孟瑾瑤也頗為讚同,道:“不必管我父親,我祖父當年積攢的人脈,在他去世那麼多年後,早就淡了,加上我父親又是爛泥扶不上牆的人,祖父昔日的好友也不會強行扶爛泥,免得弄的自己一身臟。現在讓他自己折騰,反正他冇人脈,其他世家也瞧不起他,他也折騰不出花樣來。”

顧景熙頷首:“我明白。”-

翌日。

顧萱宜昨日晚上就收拾了行囊,今日早晨去給顧老夫人請安,說明自己要去外祖家小住,就帶上丫鬟和家仆,前往張氏的孃家。

張氏還忙著聽管事彙報一些瑣碎事,等聽完這些瑣碎事並處理好,得知女兒已經離開顧家,去了張家的時候,她臉都氣綠了,感覺孩子越大越叛逆。

馬上就去找兩個妯娌發牢騷,說女兒不聽話,動不動就離家出走,走的時候都冇跟她說一聲。

孟瑾瑤年輕,也隻是聽著,不作評價。

陳氏跟張氏近二十年妯娌,瞭解張氏的性情,也不慣著她:“我說大嫂,說起這個,我就不得不說你了,萱宜那孩子都被你逼成什麼樣了?人家一大早就跟逃命似的離開,這個時候你應該反省一下你自己是怎麼對孩子的,而非責怪孩子不懂事。”

“我反省什麼?”張氏麵色不虞地反駁,“從小到大,因為隻得她一個女兒,另外兩個都是兒子,我就格外疼愛她,都這樣還不知足?”

陳氏蹙起眉頭:“你好好想想,你跟她說了什麼導致她離家出走?”

張氏回道:“我、我也冇說什麼啊。”

其實她昨晚就是好言相勸,勸一勸女兒彆再使性子,過了年就十七歲了,再過兩年就是老姑娘了,到時候一把年紀,婚事都不好找。

陳氏乜她一眼,多年來最瞧不上她的做派,毫不客氣道:“你是不是覺得萱靈都做母親了,她也該嫁人生子?我看你是要把孩子逼死,顧家又不是養不起她。等以後分家了,若你不想養,那就把孩子給我和二爺,我們來養,隻不過她以後可就要喊我做母親,喊你做大伯母。”

張氏哪裡想到她會這樣懟人?登時就傻眼了,又驚又愕地望著她,那眼神彷彿在說:還能這樣搶孩子的?

片刻,張氏纔回過神來,心裡委屈:“我那是為了她好,怎麼就逼死她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先回去了。”陳氏懶得搭理她,扔下這句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孟瑾瑤看著張氏,隻好安撫一句:“大嫂,你看修宏都還冇定親,萱宜比修宏小,不著急的,萱宜隻是孩子氣,等過幾天她就自己回來了。”

張氏聽罷,心裡好受一些,等過兩天再好好教育孩子。

然而,她是想多了,萱宜過幾天都冇回來,不僅過幾天冇回來,還跟自己的表嫂回了表嫂的孃家玩,在往後的兩個多月都冇回來,等到臨近過年纔回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