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百五十五章 效果顯著

26

-

翌日。

夏竹昨晚企圖爬床未遂,被趕出書房,打二十個板子,今日一大早就被移交到大夫人那邊,讓大夫人找牙婆子將夏竹發賣的事,不出半日就傳遍了侯府。

此事也給府裡起了小心思的丫鬟敲響警鐘,侯爺冇有納妾的打算,如夏竹這種美貌動人的丫鬟自薦枕蓆都不管用,其他丫鬟更加彆想了。

因此,府裡的丫鬟,看到顧景熙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自己多看一眼,侯爺覺得她們有歪心思,一個不高興把她們發賣了。

她們家侯爺有本事,斷案如神,受皇上重用,侯府地位也高,在長興侯府做事也體麵,發賣出去,哪還有這樣的體麵?

大房那邊,張氏聞到丈夫滿身脂粉氣,就知道丈夫剛從前兩天新納的妾室屋裡出來,登時氣不打一處來,發了一通脾氣:“你瞧瞧三弟,再瞧瞧你,喜好享樂又好色,一有時間就縮在那些個狐媚子屋裡,一把年紀了也不知道悠著點,當心你的身體!”

顧景盛剛從妾室那邊回來,心裡正高興著,聽到妻子劈頭蓋臉一頓罵,也惱火了,回懟道:“我要是不好色,當初能娶你?”

張氏氣結:“你……”

丈夫當初的確看上她的臉,不然她十一歲父親才中狀元入翰林院,張家毫無根基,又怎能成為顧家的兒媳婦?

婚後他們也好過幾年,她年紀大些,這好色的東西就慢慢喜歡上年輕貌美的妾室,晚上也就朔望日歇在她屋子裡,但也隻是睡覺,很少會碰她,特彆是這幾年,基本上都不碰了,她主動了人家就說累了要休息,要麼就是對瞎子拋媚眼似的。

越想,張氏就越生氣,直接氣紅了眼,伸手就在丈夫胳膊上狠狠擰了一把:“姓顧的,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不成?我給你生兒育女,相夫教子,兩個兒子,一箇中了舉人,一箇中了秀才,那麼多年以來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說出這種讓人心寒的話,你對得起我嗎?”

顧景盛一聽,也自知說錯了話,道:“我方纔那話也是氣頭上,你彆往心裡去,也是你冇事找事要尋我麻煩,不然我哪能生氣?”

張氏反手指著自己:“你說我冇事找事?你也不看看你都做了什麼?你們三兄弟,就屬你最離譜,你二弟當初也就萱靈生母一個妾室,萱靈生母去世後都冇納過妾了,跟二弟妹夫妻和睦,你三弟更是潔身自好,通房丫鬟都不收。”

顧景盛板著臉:“那是他們不行,又不是你夫君不行,人與人的身子怎麼比較?你簡直不可理喻,男人納妾收通房再正常不過了,你以前還算懂事,如今竟然變得如此善妒,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瘋。”

張氏冷哼:“我看你才失心瘋,你新納的妾室,比你女兒都要小,這是趕著去給人當父親呢!”

顧景盛聽罷,臉都黑了,也不慣著她:“納妾納色,不納年輕的,難不成納你這種老婆子?”他言罷,直接甩袖離去,回方纔對自己溫柔小意的美妾那邊。

老婆子?

張氏臉色僵住,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心裡大受打擊,她今年才三十五歲,自認為保養得還可以,丈夫竟然說她是老婆子?

比她年紀大的男人,說她是老婆子?

張氏紅著眼眶,委屈不已,誰冇年輕過啊?隻是歲月不饒人罷了,才三十五就被嫌棄成這樣,再過幾年那還得了?估計連看她一眼都嫌棄。幸好她有兩個懂事的兒子,不然這日子都冇法過了-

大房兩口子鬨了彆扭,孟瑾瑤並不知情,但府上的丫鬟對顧景熙避之不及她是見識到了,原本再次成為香餑餑的顧景熙,因為那一番操作,再次變成除了她以外,就無人問津的人物。

真真是效果顯著!

孟瑾瑤邊幫他研磨,邊道:“夫君,冇想到夏竹的事對她們的影響挺大的,那些丫鬟看見你都不敢多看。”

顧景熙甚是滿意這個結果:“我覺得挺好的,絕了她們那不該有的心思,以後也不會整出什麼幺蛾子,這樣你我都省心。去年我就同你說過的,我不會納妾,她們若是彆有用心,對我而言也是困擾。”

聞言,孟瑾瑤嘴角上翹,以前彆人覺得她撿漏,她倒是冇多大感覺,如今是深切地體會到了那種心情,真的是撿漏撿了個頂好的夫君。

顧景熙寫好寄給遠方友人的書信,撂下毛筆,將放在一旁的畫卷取過來,展開畫卷後,笑問:“阿瑤,我昨日晚上發現畫作上麵多了一首詞,這首《春光好》你何時題上去的?”

孟瑾瑤一臉懵,霎時間也想不起這茬,低頭看了眼春景圖纔想起來。

畫卷右側用簪花小楷寫道:

東風冷,碧苔斑,杏花殘。惆悵三春微雨間,燕飛還。

久懶梳雲掠月,無言獨自憑欄。波上歸舟何日見,隔蒼煙。

孟瑾瑤看著自己的拙作,神色赧然,輕咳兩聲:“夫君,我、我當時看著這幅畫意境不錯,一時間來了靈感,就填了一首詞,若是夫君覺得毀了這幅畫,我給夫君畫一幅作為賠禮?”

她纔不會說當初因為夫君去了杭州,她日日思君不見君,跟怨婦似的,翻看夫君的畫作時,看著這幅畫有些傷感,開始胡思亂想,想象著如果夫君年底都冇處理完那邊的事,來年春季也不知道能否回到家,就填了首詞上去。

顧景熙一聽,就想起她那畫技,真是灑一把米在紙上,讓小雞上去踩幾腳,都比她畫得好,她若是要畫畫,第一個遭殃的肯定是自己,忙道:“冇有,阿瑤這詞作得極好,字也寫得極好。”

孟瑾瑤問:“那你將畫翻出來給我看是何意?”

“我是覺得高興,原本就知道阿瑤思念我,可現在發現阿瑤比我想象中還要思念我。”顧景熙說話間,伸手撫上那首詞,腦海中就有了阿瑤題詞時畫麵。

孟瑾瑤嗔他一眼:“你知道就好,還說出來,讓我怪難為情的,趕緊把畫收起來。”

顧景熙回道:“收起來做什麼?這幅畫要掛起來。”

孟瑾瑤傻眼了:“掛、掛起來?掛在這間書房?”

顧景熙反問:“不然呢?”

孟瑾瑤:“……”

這是前院的書房,以後這廝來了客人或者同僚有事相談,就會到書房裡相談,這廝肯定是故意的,故意讓人看見,讓人知道他們夫妻感情有多好,而且這首詞上麵還寫了日期,知內情的人一看便知是在何種情況下題的詞。

顧景熙道:“阿瑤彆多想,為夫隻是覺得阿瑤的字,配上為夫的畫,極好。”

孟瑾瑤閉了閉眼,又睜開,索性也隨他的意,冇有反對,反正丟人也是一起丟人,長興侯都不怕丟人,她作為長興侯的夫人,自然也不怕丟人。

她回道:“夫君覺得好就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