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李語陌不知魔主用的是何法器。

刹那之間,法器四周降下屏障,紗簾層如流雲,堆疊搖曳,隻透漏出昏暗斑駁的光,打在青年俊美失真的輪廓上。

她身下所及之處厚軟舒適,就是現代的房車也冇有這麼寬大舒適的。

隻是隔絕了大部分陽光後,李語陌突然有些冷,她才察覺到自己偎在青年胸前的姿勢實在不雅,手忙腳亂想要爬起來。

“唔…”

腰間一道大力拉扯讓她輕喘一聲,她狼狽地摔了回去,趴跪在男人膝邊。

李語陌低下眼,看見如墨似的黑色圈在她的腰間、裹在她的指節,碾過她鵝黃色襦裙,覆蓋過她周身每一寸角落,她感覺有些喘不上氣,整個人像是落在無形的掌心,攥緊她的力氣越來越緊密。

李語陌納悶,難道他就喜歡貼貼,那他直說啊,也不用拿靈力拽她啊!

“跟著我做什麼?”萬俟離夕開口,他的聲音正如他這個人一般,冷鬱沉寂,他垂眼看向被更緊地禁錮在他懷裡的少女。

“因為我對魔主大人神往已久,今日一見,魔主大人風采卓然,我自然是拜倒在您石榴…”李語陌儘力抬起頭,她的眼睫幾乎要觸上他冷白如玉的下巴,聯想到原書裡的魔主愛慘了原主的劇情,她以為他一見麵,就對她這幅身體心生好感,纔會如此親近,所以掏出腦海裡看過的撩人語錄就開始輸出:“拜倒在您衣袍之下了。”

少女纖長脖頸無力地上仰,傾瀉的長髮貼著他的衣襟輕輕顫抖,萬俟離夕幽冷指腹貼上她的喉嚨,隻要他手指輕輕一動,她就會人頭落地,就像是屠宰場裡的雞犬,即便如此她還是磕磕絆絆地說些滑稽之詞:“心之所至,一見鐘情。”

萬俟離夕鴉黑長眉挑了挑,他無意再跟著滑頭的人族糾纏,覆在她身上的黑色越來越濃,像是吞了小鼠的巨蟒,馬上就要將其消化殆儘。

然而,萬俟離夕突地感覺到體內的訛念有異動。

魔界極深之淵,不知何時生出了魔訛一族,他們如同角落裡的小小蟲豸,等被人注意時,才驚覺他們已成了燎原之勢。

魔訛以生靈的負麵情緒為食,貪,嗔,怨,均可作為他們生長壯大的養料,為了生髮放大此類情緒,他們無惡不做,毫無底線,連魔界也不歡迎他們,萬俟離夕下令將魔訛驅逐時,他們其中最為強大的戰士站了出來,向他這個年輕的魔界之主發起了挑戰。

萬俟離夕贏了。

卻也不能說大獲全勝,那個魔訛瀕死前最後留了一道訛念,打進了萬俟離夕體內,時時刻刻撕扯他的元嬰。

今日他在人界現身出手,正是為了四處追捕逃逸的魔訛,尋找解決之法。

卻偏偏碰上了她。

雖然她實力低微,可萬俟離夕體內的訛念竟很喜歡她似的,遊走到了更靠近她的那一側。

萬俟離夕詫異看向身前少女,同一時間,她身上沉黑靈力驟散。

他掐著她的臉,仔細看了一會,漆黑的桃花眼多了幾分探究。

李語陌眨了眨眼,趴在他的膝上,“大人,怎麼了?”

探查之下,他發現她體質特殊,她靈根純粹,或許是人太過懶怠,才隻有區區煉氣,而她的後腰處,似乎有一處指甲蓋大小的靈力波動,神秘莫測,連萬俟離夕短時間都無法勘破。

萬俟離夕冇放在心上。

他本來要吞了她,傳說中,暝影可吞噬乾坤,他雖然冇到那種境界,可是吞個人,那就像是呼吸一樣簡單。

眼前之人可以作為他體內訛唸的下一個容器,將它從他身體裡拔除。

所以他改了主意,“心之所至,一見鐘情。”

李語還不知道自己談笑間差點被吃了,聽到他語調奇異,重複了她的話,她用力點了點頭。

“是嗎?”萬俟離夕很輕地笑了一下。

“證明給我看。”他陡然湊近,吐息間熱氣曖昧襲上她的側臉,漂亮的桃花眼彷彿透不出一絲光線的死寂。

啊?

李語陌心尖顫了顫,她有點傻眼地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心想這麼猴急嗎?剛見麵就要走親熱劇情?

好了,這是上班時間,拿出打工人的專業素養!李語陌咬咬牙,給自己打氣,沒關係,早親晚親反正都要親。

李語陌嚥了嚥唾沫,尖尖下巴隨著她吞嚥的動作而收束又張開,她呼吸有些亂,耳根也開始發燙。

斂眸時,捲翹長睫便蓋住那雙澄亮杏眸,少女柔白漂亮的容顏竟陡然有了幾分旖旎。

萬俟離夕的呼吸不自覺頓了頓。

隨著她驀的靠近,他們二人呼吸交錯。

在唇瓣觸及的前一刻,萬俟離夕猛地偏過頭,“夠了。”

可是他溫涼的薄唇還是避無可避擦過了她的唇峰。

溫暖,柔和,一觸即離,卻像是被火燎過。

初時不覺,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感覺越發熱烈,無法忽視。

萬俟離夕騰地瞪大眼睛,模樣有些像是受了驚的兔子。

他騰地將她推開,少女在他懷中依偎的時間長了,甫一離開,他胸口那點體溫便絲絲縷縷的消散開了。

他冷白麪頰驀地發青,咬著牙喝道,“你當我不知?你是那修為不錯的人族修士未婚妻。”他當時聽到了他們的議論,知道箇中詳情。

他神情話語如此生動,衝散了許多陰翳之感,李語陌就更不怕他了,“我退婚了。”

是有這回事,萬俟離夕下顎咬得更緊了:“你怎麼不說你又反悔了,死皮賴臉地拿婚約纏著人家。”

見糊弄不過去,李語陌隻能想辦法補救原主捅出來的窟窿,她語氣真摯,“都過去了,我現在隻愛你一個。”

萬俟離夕擰著眉瞪她,線條冷峻的臉頰幾乎可視化地抽了抽,“你為何這般…惹人厭煩。”

李語陌聞言一臉神傷,她虛虛捂了捂胸口:“日久見人心,大人,你會懂的。”

“真要隨我回魔界,”萬俟離夕神色懨懨,根本不想再搭她的茬:“去了就走不掉了。”

“你放心,你趕我我都不走,”李語陌莞爾一笑:“我這輩子就長魔界了我說的。”

油嘴滑舌的騙徒,他冷冷睨她一眼。

他指節抵在額角,胸口輕輕起伏,思考著,隻是她修為太低,若要承受訛念過渡到她體內,起碼都要修到化神期。

待他用完了她,再想想要她怎麼好死。

-

第一次來到魔界,傳說中的地方,李語陌抓著身下法器邊緣,眸光燦燦向外看去。

四周都是暗色,天邊冇有太陽,耳邊有微微風聲如泣如訴。

有千奇百怪的妖魔穿行其間。

大部分不化成人形時,都長得十分駭人。

落地在崇大陰森的前時,李語陌看見了一隻毛茸茸的長耳兔!

她眼前一亮,那隻可愛的兔子卻在對上她視線時,慌張地竄近草叢裡,它身後似乎還連著木質的拖車,伴著它迅疾的動作,也砸進了深深地草堆裡,很快冇了蹤影。

魔主的宮殿太大了,傢俱也很少,空蕩蕩的,李語陌還來不及想辦法討些自己房間的傢俱,就驚聞了噩耗。

魔主要教她修仙!

“防危慮險,依脈而行。”

聽著他教授的築基口訣,李語陌崩潰了!

救命啊怎麼到了這邊還要卷啊,她要是有誌氣自己修仙還來抱他大腿乾嘛啊!

這是乾嘛啊!

她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語氣艱澀:“不不不我聽不懂。”

萬俟離夕蹙眉,“你怎麼如此愚鈍?”

李語陌指尖不安地繞著一縷長髮,“我可以坐下聽你批評我嗎?”

……

嘴上說的客氣,她根本冇有等他開口,就吭哧吭哧搬了凳子乖乖坐下。

青年如玉雕琢的額角青筋隱現:“我魔界不留無用之人。”

李語陌痛苦抱頭:“我怎麼冇用了,我會心疼哥…我會心疼大人啊!”

雖然並不能理解什麼叫土味情話,可萬俟離夕的牙根還是難過地酸了酸。

李語陌還在發功:“都是因為大人在我身邊,我緊張,喘不過氣,小鹿亂撞,什麼都學不進去了。”

“……你走。”

-

搪塞到了第二天,睡了一覺神清氣爽的李語陌早就把昨天沉著臉讓她今天繼續修行的魔主拋在了腦後。

她不會梳髮髻,散著發出了宮殿門,一邊走一邊看著路上的奇花異草摘在手上,這些花兒大體上跟人間的差不多,隻是花蕊都特彆長,顯得有些妖異。

低頭再摘另一枝時,她對上了一對圓溜溜的大眼睛。

對方毛茸茸的身體緊張地一抖,後腿蹬在地上就要逃!

四條腿在地上撲騰半天冇有挪動分毫,它隻感覺頭皮發緊,抬頭一看,自己的長耳朵被少女給拽住了。

“你…你放開!”

李語陌一喜:“小兔子,你還會說話!”

“什麼小兔子!”它稚嫩的聲音抗議,掙紮中,它身後繫了木質拖車的韁繩晃動,“我是迷露!”

她藉機狂擼它的耳朵,一邊問“你為什麼見到我就跑啊?”

“你不嫌棄我?”

“嫌棄你什麼?”

“我隻是一個化形都不會的小妖……”

“我也隻是個煉氣期的菜鳥修士啊。”

迷露再如何也有築基,這是他們妖魔的先天優勢,隻要降生在這世上,起點就是比人高的,知道她修為如此之低,聯想起自己在魔界被欺負的狀況,猜想這人族女子一定也受儘同族排斥,一下就感同身受了。

“你先放我下來。”

李語陌揉夠了,依言放過它,它轉頭,垂下來的兩隻長耳朵絨毛淩亂,它又大又黑的眼珠濕漉漉地仰頭看她,可愛地讓人心都要化了。

“你…你要是拿不下,可以放在我的車上。”迷露是指李語陌抱了滿懷的花。

李語陌一愣,看著它小小的身體,“你拉地動嗎?”

迷露昂起下巴,“不要說這點東西,就是你也上車,對我也是小菜一碟。”

真的假的?

李語陌剛好走累了,她試探地坐上相對於迷露來說巨大無比的木質拖車。

“咻!”

她披散的長髮飛舞起來,微涼的風拂在她的臉上,她仰起頭,幽綠色的天穹光線變換,如夢如幻,李語陌哈哈地大笑起來。

“你好厲害啊!小迷露!”

“嘿嘿嘿。”

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速度又快了起來。

自由地徜徉在這天地間的感覺讓李語陌心曠神怡,直到此刻,離開了那幾位劇情人物,她才真真切切地感覺——自己活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