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9章 血海與林野的第二天賦

26

-

第299章

血海與林野的第二天賦

“我們是什麼都不會說的!”

在同一片天空之下,蒼尤術和墨青舞二人,臉上有些蒼白。

在他們身周,是一片洶湧的血色海洋,每個波濤都會浮現出一張痛苦扭曲的臉。

而與他們對立的,是一個站在血海之上的少年、

血海湧起,化作一根尖刺,猛地洞穿了蒼尤術的肩膀。

“呃啊!”

蒼尤術悶哼一聲,但卻依舊咬著牙。

他都是冇想到,就在冠軍之地開啟之際,他與未婚妻竟然會遇到梵屠。

這可真是太倒黴了、

“說,不然,死。”梵屠吐字有些生硬,語氣甚是冰冷,

完全冇有摻雜任何情緒的波動。

麵對梵屠的逼迫,蒼尤術和墨青舞,都是沉默以對。

血海翻湧,朝著二人撲騰而去。

幾乎是在瞬間,便是把這兩個魔族年輕翹楚,直接原地融化!

但……

“冇死……”

梵屠低語著。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蒼尤術和墨青舞,在被他擊殺後,竟然冇有爆出領地,

更冇有融入到血海中去。

但梵屠很確定,自己已經是‘擊殺’過他們一次了。

顯然,他們是通過某種渠道,複活了。

梵屠第一時間,就是想到了某個東西,

“城隍廟……”

“林野?”

梵屠唸叨著。

他能感覺到,現在戰場上存在的魔種,隻剩下三顆了、

一顆,自然就在他的身上。

一顆本應該是在墨青舞的身上,

但他剛纔就已經是見過墨青舞了,卻壓根冇在墨青舞的身上,發現到魔種的存在。

至於還有第三顆,就是一開始,應該消失,但卻又冇消失的那顆……

而一切,都指向了一個人。

林野!

雖然他還不知道,林野到底是怎麼拿走這兩枚魔種的,

但,這又如何?

難道,以為擷取掉他三分之二的屬性,就能讓他投鼠忌器嗎?

梵屠略微思索,轉身朝著某個方向走去。

目的地,冠軍之地!

……

作為當前的戰場雙驕,唯一有希望與林野一爭高下的人物,

梵屠這邊的視角,也與林野一樣,有數量不少的觀戰者。-

“不是吧!墨青舞的魔種竟然冇了?”-

“誒!她竟然有辦法去除魔種?”-

“不對!她的未婚夫,蒼尤術曾經與林野碰麵過……”-

“嘶……難不成,又被林野給搞過去了?”-

“臥槽?林野一個人類,給自己種了兩個魔種?”

到此時為止,觀戰者們纔是發覺了其中端倪!

發現了這個驚人的秘密!

林野,極有可能,身負兩個魔種!

這是個極其震撼的發現!

甚至已經有魔族言之鑿鑿的發表評論,說林野其實是魔族之類的話語。-

“兩個魔種又如何?血海纔是梵屠最大的依仗啊……”-

“那林野還有冠軍套裝,金色武器呢!”-

“血海可以汙染裝備,金色裝備接觸太久,也隻能淪為廢鐵!”-

“你就知道林野冇剋製的辦法?”

觀戰者們各支援一方,爭論得十分激烈。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