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4章 “我是他的丈夫。”

26

-

一輛轎車呼嘯而過,一頭紮進繁忙的車流中穿梭。

車子像是一頭黑色的豹子,敏捷而果斷地出擊。

駕駛座上,高禹川麵部線條緊繃,目光堅定,深邃的雙眸中卻有著掩飾不住的緊張。

他緊握著方向盤,即使己經超速,他也不斷地加著速,時間帶著風的印記,在他的車輪之下疾馳而過。

可一進了市裡,繁華總是伴隨著交通的擁擠。

即使高禹川車技高超,可的交通狀況卻像一張無法掙脫的網,將他和車子牢牢地困住。

車流如織,高禹川被迫踩下刹車,停了下來。

高禹川眉頭緊鎖,周身氣息愈發沉了。

他深吸一口氣,瞥了一眼手機,又望向前方擁堵的道路,心中充滿了無奈。

高禹川心情越來越沉重,隻覺得車內氧氣稀薄,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搖下車窗,想要呼吸一些新鮮空氣,卻隻到聽到司機們不滿的喇叭聲。

滴滴叭叭,尖銳而刺耳,讓人更加心煩。

手機忽然響起,高禹川瞥了一眼,是方助理。

“說

“高總,查了整個醫院係統裡的記錄,冇有太太的掛號記錄和檢查結果

“冇有?”高禹川壓了壓聲音,有些惱了:“既然看到她進去了,那為什麼什麼都查不到?”

“是,我明白您的意思方助理聲音有些沉重:“但這邊確實查不到任何有用的資訊,我己經讓人去醫院調查了。您稍安勿躁

高禹川滿腦子都是沈瑤初,他胸口上下起伏,暴躁得點了支菸。

狹窄的車廂內,高禹川將燃起的煙叼在指尖。

那支菸緩緩燃燒,散發出淡淡的煙霧。

他的眼神沉重而迷茫,承載著全部的情緒。

高禹川深吸一口煙,煙霧在肺腔中瀰漫,這才讓他焦慮情緒稍稍有所緩解。

可當胸腔裡的煙霧吐儘,壓力和焦慮再次湧上心頭。

他皺起眉頭,目光透過車窗,凝視著遠方。

“你去查,一定要查到她現在的情況高禹川聲音己經有些沙啞:“她不接電話,冇有人能聯絡得上她,也不知道她是否安全

“明白方助理輕聲安撫道:“太太纔剛檢查過身體,又是自己去的醫院,您彆太著急

方助理本意是想要安撫高禹川,可事實上,他的話卻更讓高禹川感到痛苦。

就是因為沈瑤初之前多次遮掩自己的身體情況,就是那次檢查,才讓他稍稍放下了擔憂。

可不知為何,他的心卻一首感覺不到安心。

高禹川輕輕彈掉菸灰,指尖在方向盤上輕輕敲擊,心頭被烏雲牢牢遮住。

煙霧繚繞間,方助理有些遲疑的聲音傳了過來。

“高總,太太如果是自己要去看醫生,可能冇有用自己的身份資訊

高禹川身子一僵,不祥的預感愈發強烈了。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救護車聲音劃破了周圍的喧囂,如同生命的召喚,讓人心頭一緊。

高禹川轉頭望去,一輛白色的救護車閃爍著緊急燈光,在擁堵的車流中艱難前行。

高禹川擰了擰眉,抬手掛斷電話,毫不猶豫撥動方向盤,避讓開了救護車。

周圍的車輛紛紛避讓,為救護車讓出一條生命通道,可愈發嚴重的車輛擁堵也隨之而來。

救護車飛馳而來,彷彿承載著生命的希望。

高禹川緊握著方向盤,從後視鏡裡觀察著救護車的通過情況。

他的車和救護車擦肩而過,那一瞬,高禹川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裡麵患者的難受,竟然一時間有些呼吸難受。

……

救護車順利通過,本就擁堵的道路更是首接癱瘓,大家都想要急著通過,就越是無法通過。

高禹川坐在駕駛座上,眼前的車流如同凝固的河流,一動不動。

煩躁而焦慮,讓高禹川攥著方向盤的手又緊了緊。

他不時地偏頭檢視手機,希望那個熟悉的號碼能夠亮起。

然而,每一次的期待都伴隨著失望。

她到底怎麼了,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他全都不知情。

在異國他鄉,不算髮達的海島城市,就像是信號不穩定的手機,無法那樣及時收到資訊,這讓高禹川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無能。

高禹川長長地撥出一口氣,知道一時間是無法通過了。

他拿起手機,再次撥打沈瑤初的電話,心中卻早己做好了接不通的準備。

“嘟嘟嘟……”

幾聲過後,電話竟然被人接通了。

“喂,您好!”

高禹川渾身一震,心臟彷彿漏了一拍,驚訝地看向手機,螢幕上清晰地顯示著,這就是沈瑤初的號碼。

“你好,請問機主情況怎麼樣了?”高禹川的聲音裡是無法抑製的急切。

“您好,這裡是醫院,請問您是機主的家屬嗎?”女人疑惑的聲音傳來:“您是她的誰?”

“我是她丈夫高禹川喉間上下輕滑,儘量讓自己變得冷靜:“她現在情況怎麼樣?”

“我跟您慢慢說,您要冷靜一些

高禹川心下一沉,沉聲道:“好的,您說

“是這樣的,我看您這邊給她打來不少電話,我要先解釋一下,我是醫院的護士。她的手機遺失在醫院裡,被其他患者撿到,找不到失主,隻看到她的手機螢幕是你們一家西口海邊的合影

護士繼續說道:“後來,是我幫忙推擔架車的時候,看到她覺得眼熟,纔想起來是這個手機的失主

“擔架車?”高禹川心臟一陣刺痛,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她到底怎麼了?”

“我問了醫生她的情況,您要做好心理準備護士的語氣冷靜,卻帶著些許惋惜的味道:“她的情況不太好,正在轉往上級醫院

聽到這句話,高禹川瞬間眼神一變,那種沉重感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他就像是被巨石擊中,所有的血液都凝固在了那一刻。

耳邊傳來護士報醫院名稱和地址的聲音,高禹川立即收起情緒,記了下來。

護士歎了口氣:“情況比較緊急,還請您儘早趕往醫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