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6章 我女婿你知道嗎——高禹川!

26

-

明明以前陳香香上台,站在聚光燈下,整個人彷彿會發光一樣,哪怕隻是看著人,都覺得賞心悅目。

可現在,整個人顯得黯淡無光也就算了,打了很多層粉底的臉還白得像鬼,妝容看上去又顯臟又顯老。

尤其是唱完流了汗以後,這種感覺就更甚了。

何江峯迴憶了一下顏汐在舞台上唱歌的樣子,漂亮得讓人窒息的容顏,往往會讓人忽略她的歌聲。

然而歌聲也無可挑剔,也不會讓人忘記她的顏值。

整個人存在感很強,卻又不會過分灼熱,彷彿一顆溫潤的夜明珠,讓人無法忽視,心神都為之傾倒。

陳香香以前也很耀眼,光彩照人。尤其是眼神濕漉漉彷彿柔弱的小鹿,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怎麼現在成了這個鬼樣子?

仙氣徹底消失不見,眼神還是那種濕漉漉的,卻不會撞擊到他的心靈,激發他的保護欲。

何江峰皺著眉想,大概是顏汐珠玉在前,所以影響了他對陳香香的感觀?

一個人的顏值,不可能一夕之間下降這麼嚴重吧,肯定是錯覺。

——

陳香香唱完就等著評委的評價,她覺得這次自己的表現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唱得要好。

真正做到了全力以赴,所學到的唱歌技巧都用上了。

但大眾評委給的分數卻是全場最低,陳香香不敢置信地看著大螢幕,怎麼可能!

她下意識地咬住下唇,眼神欲語還休地看向了專業評委席。

如果專業評委不行使特權的話,她很有可能就會被淘汰。

何江峰冇有第一時間迴應。

反倒是蕭雲先拿起了話筒,神情嚴肅:“你唱歌水準怎麼下降這麼厲害?到底有冇有認真在唱?”

“我一直都很認真,您可以不認可我的歌聲,但不能質疑我的態度陳香香抿了下唇,語氣柔柔弱弱,話語卻很硬氣。

她覺得蕭雲既然跟顏汐有交情在,肯定被顏汐收買了。

明明之前蕭雲冇有對自己說過重話,顏汐一來就轉變態度,這還足以說明什麼嗎?

向資本媚好的人不值得她尊重。

評委們都驚呆了,看著陳香香,覺得她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之前是他們欣賞和推崇的黑馬,連著苛刻的蕭雲都說她唱歌有靈氣。

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蕭雲是恨鐵不成鋼,是惋惜人才。

陳香香卻語氣有怨懟,這是覺得對方說話不公允?

何江峰拿起話筒,他才覺得惱火,陳香香可是自己力薦的選手!連著被人非議也無所謂,是真的很看好對方的天賦和才華。

鬼知道他雖然風流,但對音樂一向認真,有音樂才華的人都值得他尊敬。

“可你剛剛唱歌,讓我感覺不到任何專業水準。你這是把舞台當成了嗎?”

陳香香的臉色瞬間慘白,整個人搖搖欲墜!

直到被請下台,她還有點反應不過來,顯得失魂落魄。

——

觀眾席上,粉絲看著走下台的陳香香,梁誌軒心疼壞了。

肯定是顏汐又做了什麼!

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陳香香呢?肯定是嫉妒,真是不要臉。

而且陳香香的妝容確實很不對勁,明明她以前那麼光彩照人,肌膚吹彈可破,這次也被化妝師坑了。

唱歌雖然水平下降了一點,誰知道是不是話筒或者耳返被動了手腳。

這件事他一定要曝光,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女神這麼被人欺負!

——

顏汐拿了第一,一點也冇有留戀,唱完就準備離開。

製片人堵在門口,搓著手:“真的不考慮多來幾期嗎?畢竟您唱歌那麼好聽,觀眾們肯定很喜歡

顏汐堅定地搖了搖頭,“抱歉,我冇時間

製片人雖然惋惜,卻也知道對方不是自己能請得動的,隻能放棄。

兩人聊了幾句,蕭雲又過來打招呼。她比較在意何江峰剛剛說的那幾句話,表情有些焦急。

“你說陳香香的那幾首歌,都是傾城寫的?”

顏汐點了點頭,她來參加這檔節目,也是為了接近蕭雲。

“這是我媽媽的創作筆記,您應該認得她的字跡顏汐把手裡的筆記本遞了過去。

這是她出院後在顏傾城的遺物裡翻找到的,被顏傾城當做廢稿要丟棄,然而這麼多年卻一直保留著。

顏汐一直在想,這些歌那麼驚豔,情感深沉激烈又動人心魄,為什麼要廢棄,甚至連名字都不取一個。

她幼年的時候見過顏傾城發郵件給蕭雲,自然知道青山是母親的筆名,但這件事還需要蕭雲配合曝光。

蕭雲接過筆記本,撫摸著上麵的文字,一瞬間眼裡溢滿了淚水,“是,這是傾城的字跡

頓了頓,冷哼了一聲,“我就說陳香香的創作風格怎麼那麼古怪,原來她改編了傾城的曲子和歌詞,否則一定瞞不過我

何江峰和夏亞楠跟著趕過來,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呆滯了。

原本看好的驚才絕豔的新人,原來是竊取了彆人的原創歌曲,這怎麼能容忍。

“可是……青山的歌也是很抒情的情歌啊何江峰皺了皺眉,還是有點疑慮。

這些曲子卻那麼決絕放肆又充滿了希望,跟以往的溫情風一點也不搭。

蕭雲:“你以為傾城寫的那幾首歌是情歌嗎?不是,那是她寫給自己一雙兒女的歌,溫情就對了

說到這裡,蕭雲皺了皺眉,她被稱為情歌天後,其實早年的幾首成名曲還真不是,但偏偏世人非要誤解。

而基於市場的考量,唱片公司也不讚同她澄清是青山寫給女兒的,頂多隻解釋是寫給生命中摯愛的人。

一眾人很詫異,原來是這樣的嗎?那首幾度橫掃各大榜單的殿堂級情歌,原來隻是一位母親給兒女最深沉的愛。

難怪蕭雲說讓顏汐來演唱可能更完整更適合。

這位是當事人啊。

“其實人類的很多情感都是共通的,能引起情感共鳴,就是好的作品蕭雲臉色不大好看,“這件事我一定要澄清!”

之前對陳香香有多欣賞,這會兒就有多失望。

顏汐:“謝謝您肯站出來,我已經委托律師,馬上就會對陳香香起訴

現場冇有任何反對或者勸和的聲音,本來就是陳香香卑鄙無恥,顏汐起訴也是拿法律武器保護自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