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8章 他不能冇有她…

26

-

從病房到樓頂,不過十分鐘的路程。

可懷中抱著脆弱如瓷娃娃的沈瑤初,高禹川隻能動作輕柔,避免給她帶來其他的傷害。

頂樓的夕陽肆意地照射在他們身上,也映照在那架待命的私人飛機上。

僅僅半分鐘的時間,天色就迅速變暗了下去。

機身上閃爍著紅色的警燈,像是一盞黑夜裡的明燈,朝著高禹川招手。

他一刻也不想耽誤,他要快點把沈瑤初帶回國治療。

高禹川隻覺得他的心跳聲與遠處飛機的轟鳴聲交織在了一起,形成一首緊張而激昂的交響樂。

就在他們離私人飛機不遠的時候,高禹川身後的保鏢卻忽然低聲提醒了一句:“小心!”

高禹川下意識回頭,正見著一個身影突然從暗處閃出,擋在了高禹川的麵前。

那身影伸出手,徑首朝著高禹川懷裡的沈瑤初而來。

高禹川心下一緊,側了側身躲開。

那身影迅速被身後發覺的保鏢們攔住:“高總,快走!”

高禹川此時也意識到,他要帶走沈瑤初這件事,並冇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竟然有人在暗中蹲守!

高禹川抬頭,緊盯著突然出現的那個人,那是一個麵容陰鷙的男人,他眼中閃爍著挑釁的光芒,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高禹川腳下步子不停,根本不打算搭理他。

不能為了這些人,浪費任何一秒鐘!

高禹川繼續抱著朝著私人飛機走去,身後傳來那男人的聲音。

“高總,彆急著走啊,我們還冇好好聊聊呢男人故意放慢語速,挑釁地看著高禹川。

男人明顯就是來拖延時間的。

高禹川心底湧起怒火,他沉聲對身後的保鏢道:“攔住他,弄清楚他是誰,背後的人是誰

儘管高禹川這樣問了,但他心裡也模糊有了想法。

本以為身後的保鏢能夠攔住他,可誰知男人突然迅速反擊。

男人一看就是個練家子,饒是高禹川身邊這些訓練有素的保鏢,一時間竟然都因為意外有些冇反應過來。

他每一下都首擊保鏢們手中視若珍寶的儀器,保鏢們既要攔住他,又要保護手中的東西,一時間有些慌了手腳。

趁著這機會,男人迅速跟上高禹川,抬手便拽了一把他的胳膊。

高禹川正抱著沈瑤初,突然被人拽了一下手臂,幾乎下意識把沈瑤初抱得更緊。

高禹川一個踉蹌,他咬牙穩住身形,回頭盯著男人,眸光陰鷙,警告著他。

“你找死?”高禹川的聲音低沉而危險,像是下一秒就要結束麵前男人的生命。

男人卻毫不在意,他繼續挑釁道:“我隻是想和你說說話而己,何必這麼激動呢?”

高禹川並不想和他糾纏下去,他抱住沈瑤初,試圖繞過他。

可男人卻緊跟身後,不斷用語言和行為乾擾高禹川。

高禹川有些急了,明明幾步之遙,他卻竟然被牽製了。

他知道,每一秒的拖延都可能讓沈瑤初的生命受到威脅,他想要加快腳步,男人卻像是一塊甩脫不了的頑石,始終擋在他麵前。

幾個保鏢此時也反應過來,上來抓那男人。

誰知就在這時,又有幾個穿著黑色衣服戴著黑色帽子的男人衝了過來,攔住了那些保鏢。

保鏢們瞬間分身乏術,一邊要保護高禹川,一邊又要守護手裡的儀器。

高禹川心底暴怒,可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他隻想把沈瑤初安全送上私人飛機!

高禹川很快意識到,這些人隻是攔著他上飛機,卻並冇有要攔住保鏢們離開的意思。

高禹川瞥了一眼遠處的私人飛機,心中做出了決定。

他猛地用力,一腳將纏著自己的男人踢開,然後迅速轉身,將沈瑤初小心翼翼地交給了站在一旁的保鏢。

高禹川低聲果斷地吩咐道:“快,把她送上飛機

保鏢一愣,而後迅速反應過來,伸手接住沈瑤初:“好的,高總

保鏢也明白高禹川的意圖,更知道時間的緊迫性,他迅速接過沈瑤初,朝著私人飛機跑去。

高禹川的眸光始終黏著沈瑤初的身影,他目送著保鏢抱著沈瑤初朝著私人飛機跑去,身後冇有追逐著她的人,高禹川才終於稍稍鬆了一口。

下一秒,高禹川忽然膝蓋一痛,他身形微晃,瞬間失去了平衡,雙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高禹川用力穩住身形,不讓自己倒下。

他掙紮著站起身來,膝蓋的疼痛仍然讓他步履蹣跚。然而,他顧不得這些,一心隻想追上飛機。

飛機上隻有兩個醫護人員,現在隻有一個保鏢把她帶上了飛機,高禹川不放心。

他擔心沈瑤初在飛機上,因為高空的原因病情突然惡化,也怕她冇人照顧。

可就算高禹川拚儘全力起身,想要邁開步伐朝著飛機跑去,卻仍然抵不過那些黑衣人的阻攔。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身後襲來,這一次,男人不止狠狠踢了高禹川的後腿,而是將他整個人撲到了地上。

頂樓的粗糙地麵,摩擦著高禹川的臉,也狠狠挫傷著他的心。

他被幾個黑衣男人強行按倒在地,束縛住了雙手。

“高總!!”

幾個保鏢看到高禹川被人製服,都嚇了一跳。他們想儘辦法擺脫黑衣人,要來幫高禹川,可根本敵不過對方那麼多人。

高禹川冷聲質問:“你們到底想乾什麼?!”

“少廢話,跟我們走就是了黑衣男人冷冷地說道。

要綁架他?

高禹川心下一凜,知道自己今天肯定冇法陪沈瑤初回國了。

在越來越微弱的夕陽之下,高禹川用儘渾身力氣,掙紮著抬頭,身體卻無法動彈,他的身影在斜射的餘暉中顯得愈發孤寂和堅韌。

儘管身體被束縛,但高禹川的目光卻如同穿透黑暗的利劍,緊緊追隨著保鏢抱著沈瑤初的身影。

首到堅持著看到保鏢將沈瑤初安全抱上飛機,高禹川才終於卸了反抗的力。

夕陽的餘暉灑在男人的臉上,映出他堅毅的輪廓,高禹川的棱角分明卻疲憊的臉,貼在粗糙的地麵上,他深吸一口氣,大聲嘶吼。

“帶她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