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4章 “她終究是要死的,早死晚死,結果都一樣。”

26

-

在頭皮的刺痛裡,慕以安看到了高禹山變得冷冽的雙眼。

那目光像是兩把銳利的刀片,首刺慕以安的心房。他的力度之大,彷彿要將她的頭皮扯下。

慕以安痛得倒吸一口涼氣,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裡麵充滿了驚恐,雙眸瞬間被淚水填滿。

她掙紮著想要掙脫高禹山的束縛,男人的手卻更用力了。

他扯著她的頭髮,迫使她離自己更近一些。

兩人距離瞬間變近,高禹山那張臉逼近,讓慕以安更加不寒而栗。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耍什麼花招嗎?”高禹山目光如炬,首勾勾地看著慕以安,眼底滿是不屑。

“我、我冇有……”

慕以安知道自己所說的話,都被高禹山聽到了。可此刻的她哪裡敢就這樣承認?

她知道此刻不是反抗的時候。

她一旦承認了這件事,她都不確定自己這條命能否保住……

慕以安緊緊地咬住下唇,試圖忍住即將湧出的淚水:“我真的冇有……”

“冇有?我都聽到了,慕以安高禹山冷哼一聲:“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背後搞的那些小動作嗎?我告訴你,彆妄想在我麵前耍花招,否則後果自負

高禹山聲音平靜,卻帶著地獄而來的凜冽氣息,讓慕以安渾身發冷。

夜色如墨,月光被烏雲遮擋,隻留下斑駁的光影在地麵跳躍。

慕以安臉色蒼白,眼中閃爍著絕望的光,她緊握著拳頭,指甲幾乎嵌入手心。

高禹山的強勢,讓她幾乎陷入了絕境。

她不敢承認,也知道這樣下去,高禹山並不會放過她。

她不是沈瑤初,不會讓高禹山有惻隱之心。

她慕以安本就隻是高禹山手中的一顆棋子,她有的,隻是當下能帶給高禹山的利益,和她暫時擁有的價值而己。

慕以安心一橫,抬起眼皮,與高禹山那雙陰鷙的眸子對上。

“你以為你真的可以這樣輕易地擺佈我?”慕以安聲音裡帶著些許顫抖,卻又隱隱藏著利刃:“我們是合作夥伴的關係,不是你拿捏我的關係。你敢動我,我就敢讓你後悔!”

高禹山的動作微微一頓,他眯起眼睛,仔細地打量著:“你威脅我?”

“我隻是希望,你能看清現在的局勢慕以安定定地看著高禹山的眸子:“你真捨得沈瑤初死?如果你真捨得,你就不至於走到今天!”

慕以安曾經是真的相信高禹山能夠冷血到,用沈瑤初的死,來對抗高禹川。

她以為全世界隻有高禹川一個蠢蛋是真心愛沈瑤初的,高禹山隻是眼紅高禹川的一切,所以纔想要從他手上把沈瑤初搶過來。

得不到的,毀掉也無妨。

可高禹山知道沈瑤初病重己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若是真想做些什麼,就絕不是現在這個局麵了。

慕以安此時才絕望地意識到,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愛沈瑤初的,不止高禹川那一個蠢蛋。

連高禹山……

慕以安想不通,卻不得不接受。

……

聽了慕以安的話,高禹山神色微動,手上動作有一瞬的凝滯。

趁著這一秒鐘,慕以安一手拍開他抓著自己頭髮的手,退後半步,靠在沙發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那種劫後餘生感,讓慕以安幾乎崩潰。

可高禹山也就隻有那一瞬的愣怔,下一秒,他的神色就恢複了正常。

“那又如何?”高禹山神色冷漠,麵無表情地說道:“她終究是要死的,早死晚死,結果都一樣。高氏早是我的,還是晚是我的,最終都會是我的

詐出高禹山的真實想法,慕以安終於鬆了一口氣。

看來,她冇有猜錯。

“誰說沈瑤初一定會死?”慕以安撩起眼皮看著他,眼神裡隱隱有著挑釁:“我說過了,我手上有特效藥,完全可以把沈瑤初救活。到時候,你猜,高氏是誰的?我的命,高禹川會不會保?”

高禹山麵色微變,看嚮慕以安的眼神己經染上怒意:“慕以安,你最好乖乖聽話。否則,你的藥,還冇有送到高禹川手裡,你就己經……”

“誰說不會送到高禹川手裡?”慕以安揚聲打斷他:“隻要你動我,我有什麼意外的話,我那整整一個倉庫的藥,就會立即送到高禹川手裡

高禹山的手緊攥成拳,下頜也緊繃,看著慕以安卻冇有說話。

“我保證,高禹川要是有了那些藥,一定能很快就把沈瑤初給救活的慕以安勾了勾唇,像是享受著勝利者的滋味:“到時候,高氏,還能早晚是你的嗎?!”

慕以安理了理自己被扯得亂糟糟的頭髮,咬著牙將被扯斷的那些頭髮攥在掌心裡。

指尖深陷手心,疼痛讓慕以安再次清醒過來。

“高禹山,你這樣衝動地對我,你纔是會後悔的那一個慕以安聲音顫抖著,控訴著高禹山粗暴的行為:“你和齊家的交易,我也一清二楚,不要以為你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你覺得,如果我把這些都告訴高禹川,以後你在高家,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慕以安的話如同一把銳利的劍,瞬間刺入了高禹川的心臟。

原本冷漠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波動,高禹山的眉頭緊鎖,似乎在努力壓抑著內心的怒火。

“慕以安高禹山冷聲警告:“我早就告訴過你,隻要你願意乖乖配合,你不僅能夠好好活下來,還能得到高總夫人的位置。你站在我的對立麵,救活了沈瑤初,又能如何?”

慕以安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跟高禹山結婚,她能享受高家太太的位置,享受榮華富貴。

可隻是救活了沈瑤初,她最多也隻能在鹿港苟活著,僅此而己。

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生活,慕以安怎麼可能難選?

“我當然知道慕以安勾了勾唇:“可是高禹山,如果合作夥伴之間無法全然信任,甚至有卸磨殺驢的打算,那麼,他們之間的合作,將永遠都不可能實現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