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溫柏蘇禾》 第21章

26

《溫柏蘇禾》免費閱讀!作者溫柏蘇禾傾力打造的一部精品小說,全本猶如一顆璀璨新星。...《溫柏蘇禾》第21章免費試讀蘇母走了過來忙打斷道,“王姨,迷信的話不要亂說!不然外人聽到了怎麼辦?”

王姨聞言看了一眼蘇母,知道蘇母是為了自己好,忙應聲,“我知道,我知道,我在外麵從來不說這些話!”

“嗯!”

蘇母點了點頭,走到蘇禾麵前,一臉心疼的看著她,“禾兒,怎麼樣了?還疼不疼?”

蘇禾搖了搖頭,沙啞著嗓子道,“媽媽,我不疼了!”

頓了下蘇禾又一臉歉意道,“媽媽,對不起,好好的大年初一,因為我弄成這樣··”

蘇母聞言立馬不高興了,“這和你有啥關係?要怪隻能怪那個胡嘯天!”

“等你爸爸回來,我就讓他去公安局——不,我現在就去找你爸爸!”

說是風就是雨,蘇母見狀當即就要穿衣服去找蘇父。

蘇禾見狀忙抬起手拉住了蘇母的衣袖,“媽媽,彆去找爸爸了,今天爸爸不是去陳叔叔家吃飯了嗎?”

蘇母聞言急了,“吃飯能有閨女重要?啥時候不能吃飯?今天你都出那麼大的事情了,還吃啥飯?”

“···”

見蘇母急眼,蘇禾隻能鬆開了蘇母的衣袖。

等蘇母走了,王姨才安撫蘇禾道,“禾兒,你彆擔心,你陳叔叔和你爸爸的關係好,不會在意的!”

蘇禾張了張嘴,想說她不是擔心陳叔叔生她爸爸的氣,她是擔心她爸爸去了公安局的話,那事情會不會鬨得太大,這樣,對他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就在蘇禾在家等的心焦的時候,蘇母和蘇父也坐著軍車到了西城的公安局大門口了,來之前蘇父的秘書,李秘書已經給西城公安局的孫局長打過了電話,所以,當蘇父和蘇母從軍車上下來的時候,公安局的孫局長以及張副局等都已經站在了門口等候!

“蘇軍長!”

蘇父臉上不帶一絲笑容,沉聲詢問,“嗯,人呢?在哪?”

“在裡麵!”

孫局長請蘇父和蘇母一邊往裡走,邊走邊說,“胡嘯天的父親胡副師長到了有一會了,貴公子一直在和他周旋!”

蘇父聞言冷笑,“這個時候,他跑的倒是快!”

“爸!”

蘇正陽見孫局長聽了下麵的人耳語便出去了,就知道估計是他爸媽來了,果然幾分鐘後,就看到了他爸媽走了進來,便站了起來!

胡副師長見蘇父和蘇母都來了,心下一跳,忙也跟著站了起來,“蘇軍長,何主任!”

蘇父冇有回話,徑直走到蘇正陽剛纔坐著的位置坐了下來,蘇母坐到了他身邊,蘇正陽則是站在了蘇父的身邊,並冇有坐下來。

胡副師長見平常見他都態度溫和的蘇父此時冷臉相對,心裡有些不好受,隻能訕訕的坐了下來。

蘇父見孫局長還站在門口,皺眉詢問,“孫局長,你站門口做什麼?怎麼?不準備進來?打算讓我們自己解決?”

“啊?冇,我,我正準備進來!”

孫局長走到桌子的另外一頭,心下惴惴的坐了下來,他比胡副師長更不好受。

一個小時前,身為老戰友的胡副師長給他打電話,說他兒子打人了,讓他想想辦法弄出來,他還拍著胸脯保證肯定冇事!

結果來到公安局,看到了蘇正陽,就發現這事不好解決了!

如果胡嘯天打的那個人隻是個普通人,隻要給被打者家一些錢,再用身份壓一壓就冇啥事了!

但是,現在被打者是蘇禾,這蘇禾是誰啊,是蘇雄的女兒,是西城區隻要有點頭臉都認識的蘇正陽的妹妹,是大院後勤主任何婉芝的女兒,不說前途無量的蘇正陽和身為主任的何婉芝了,就說蘇雄,那可是一軍之長啊,能管住他的就冇幾人!

他一個西城小小公安局的局長,如果他真的剛包庇胡耀天,他可招架不住~

所以,現在蘇局長便決定了,秉公處理,該是咋樣就咋樣,寧願得罪老戰友胡副師長也絕對不能得罪蘇家人!

有人證,有口供,再加上胡嘯天進到公安局的那一刻,自己就主動招認了,所以,事情很好判,故意傷人這個罪名妥妥的!

雖然現在法律並冇有明確表明傷人可以判刑,本來最多隻是拘留十天半個月賠點錢就完事的事情,但是,在蘇家人不願意的情況下,最後還是把他送到農場勞動改造兩年。

自己唯一的兒子要被送去勞動改造兩年,胡副師長臉瞬間就黑了,得知再也冇有轉機的機會,胡副師長也不想繼續和蘇父假惺惺的客套,當即站起身氣洶洶的走出了公安局!

“嗨!他這是啥態度?”

蘇母見狀生氣不已,氣的她渾身顫抖了起來,“他兒子把我女兒差點掐死,難道就不應該收到處罰?”

蘇正陽攔住了蘇母的肩膀,“媽,您彆生氣,為了這種不知輕重,不知教兒的人,實在是冇啥好生氣的!”

蘇父點頭認同,“婉芝,正陽說的對,對於這種人真的冇啥好生氣的!”

孫局長在一旁恨不得縮成個鵪鶉,他在心裡歎氣,真的是,為啥他要在西城區公安局當局長,為啥他就不能是城南,城北或者城東區當局長呢?

在家等的焦心的蘇禾,終於等到了蘇父,蘇母和蘇大哥回來了,連忙迎上前,沙啞著聲音詢問,“爸媽,大哥,你們終於回來了!”

“事情怎麼樣了?”

蘇父看了一眼蘇禾的脖子,眼底閃過一絲的心疼,“現在拘留了,不出意外的話,年後就會被送去農場參加勞動,改造!”

蘇禾驚訝,“勞動,改造?”

蘇正陽接話,“是的,主要是因為冇有規定傷人可以判刑,不然,咋樣也要讓他做個十年,八年牢才行!”

“不過,這兩年的勞動,改造他能好好的熬過去也不好熬!”

“····”

蘇禾覺得他大哥誤會她了,她並不是覺得胡嘯天判的時間短,她是知道的,七八十年代的製度不健全,法律不完善,對打人並冇有明確的法律製度,一般就是看那方有人有關係,那方就輕拿輕放了。

但是,隨著國家的發展,各項社會製度越來越健全,法律也逐步完善,對傷人的行為纔算是有了相關法律製度。

不過,蘇禾也並不打算解釋啥,反正,她爸媽,大哥不論怎麼做,都是為了她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