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秘境考覈

26

時光的指針悄然指向靈陽宗入門考覈的日子,己近在咫尺。

今年靈陽宗入門考覈所設定的標準乃是煉氣七層,而在我們所在的蒼州郡,每年都會有上百人蔘與其中。

在這沙嶺鎮,資源甚是匱乏,能稱得上修道家族的,也就唯有我們炎家堡了,而具備參賽實力的,也就梵風一人而己。

炎嘯語重心長地說道:“梵風啊,你明日便啟程吧,提前一個月趕往靈陽宗參加入門考覈。

此次不能有家屬陪同,唯有你自己孤身前往了,一路上可要好好照料自己啊。”

隨後,隨後,炎梵風滿懷期待與急切之情,快馬加鞭、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靈陽宗附近的騰州郡。

當他踏入這片地域,立刻便感受到了此地與蒼州郡的不同。

這裡明顯要更為繁華熱鬨,車水馬龍的街道,喧囂鼎沸的人聲,琳琅滿目的商鋪,無不彰顯著它的熱鬨與興盛。

而且騰州郡還有一個最為顯著的特點,那就是它是所有地方中最為靠近靈陽宗的。

也正因如此,吸引著眾多懷揣夢想的人彙聚於此。

就在炎梵風初到此地,漫步於街巷之時,奇妙的緣分悄然降臨。

他正好奇地西處張望,突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一個清朗的聲音:“嘿,這位兄台,風塵仆仆的樣子,你也是來靈陽宗求道的嗎?”

炎梵風循聲望去,隻見一個身著青衫,麵容俊朗的青年正微笑著看著他,身旁還站著一位嬌俏可人的少女。

在下正是來靈陽宗參加入門考覈的,我是蒼州郡沙嶺鎮人士。

炎梵風抱拳迴應道:“在下叫“炎梵風。

敢問兄台是?”

那青年爽朗一笑,說道:“哈哈,聽你口音,我猜你己聽出我是蒼州郡人士,我是葉不凡,這是我妹妹葉落楣,我們來自蒼州郡。”

葉落楣也俏皮地說道:“炎大哥,你初來乍到,肯定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我們可以給你講講哦。”

炎梵風感激地說道:“那真是太好了,多謝二位。”

就這樣,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交談起來,三人結伴而行,談了很多靈陽宗的話題,炎梵心告彆了葉不凡兄妹,回到客棧收拾好行李,明早要出發靈陽宗。

今日,恰是靈陽宗一年一度的考覈之日。

炎梵風立身於人群之中,目光炯炯地望向那巍峨聳立的靈陽宗山門,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極為強烈的期待之情。

廣場周圍,聚集了數千名煉氣七層以上的選拔之人,每個人的麵龐上都或帶著緊張之色,或流露著興奮之意。

在那嘈雜喧囂的人聲之中,炎梵風深吸一口氣,默默地調整著自己的狀態。

伴隨著一聲悠揚的鐘鳴,考覈正式拉開了帷幕。

靈陽宗赤長老屹立於山門前,紅髮如火,鷹眼犀利,古銅膚色,黑袍加身,額頭有疤,氣勢威嚴,步伐堅定有力,令人敬畏。

眾人己前去領取靈陽宗靈牌,赤長老高聲說道:“煉氣境的纔可進入秘境,你們需向這靈牌注入靈力,使其點亮。

這靈牌之上共有五顆星,注入靈力後能亮起一顆星,而進入秘境之後,必須要點亮五顆星,方有資格成為靈陽宗的弟子。

好了,開始吧,祝你們好運連連。”

待點亮靈牌之後,你們需沿著這條小路進入後山,踏入那傳送陣,便會進入到神秘的秘境之中。

炎梵風緊緊地握著手中的靈陽宗靈牌,目光堅定而決然地掃視著西周。

他身旁的那些選拔者們,也都神色緊張而專注,紛紛開始嘗試著向靈牌注入靈力。

炎梵風深吸一口氣,調動起體內的靈力,緩緩地注入到靈牌之中。

隻見靈牌之上瞬間閃過一絲璀璨光芒,一顆略顯微弱的星緩緩點亮,這讓他的心中微微湧起一絲欣喜。

他跟隨眾人進入後山,在那一片開闊的空地之上,一座閃耀著神秘光芒的傳送陣靜靜地矗立著。

此傳送陣由古老而又精緻的符文環繞而成,這些符文仿若活物一般閃爍著幽藍的光芒,彼此交織成複雜而奇妙的圖案。

傳送陣的基座乃是由不知名的深色石料打造而成,上麵刻滿了細密的紋路,彷彿蘊含著無儘的奧秘。

一道道絢爛的光線沿著符文的軌跡潺潺流淌,在陣心彙聚成一團耀眼的光暈,那光暈恰似一扇通往未知世界的門戶,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強大波動。

炎梵風也隨即踏入其中,傳送陣即刻發出低沉的嗡嗡之聲,光芒瞬間變得更為強烈,周圍的一切都被映照得如夢如幻。

能量在陣中劇烈激盪,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牽扯著空間。

眨眼之間,他便現身於一個秘境之中。

當他踏入這秘境之時,展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如夢似幻般的景象。

奇花異草遍地繁茂生長,它們儘情地綻放著絢爛多彩的色澤,有的花朵大若圓盤,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散發著迷人的馥鬱香氣;有的小草仿若翡翠般碧綠瑩潤,葉片上流淌著神秘莫測的紋路。

地麵之上鋪滿了五光十色的晶石,在光線的折射下熠熠生輝,璀璨奪目。

不遠處,一條清澈見底的溪流潺潺流淌,溪水泛著粼粼波光,似有神秘的力量在其中悄然湧動。

更深處,乃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樹木高大而形態怪異,有的樹乾如同蟠龍般扭曲盤旋,有的樹冠猶如巨大的華蓋般遮天蔽日。

在樹林的間隙之中,時不時有奇異的光芒閃爍而過,彷彿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寶藏或是潛藏著危險。

天空之中偶爾會有神秘的飛鳥疾速劃過,它們的羽毛閃爍著奇異的光彩,那空靈而悠遠的鳥鳴獸吼之聲不絕於耳。

隨著眾人開始行動起來,這秘境之中頓時變得熱鬨非凡。

一些實力較為強勁的選拔者己然開始主動尋覓靈獸,通過激烈的戰鬥來點亮更多的星。

炎梵風亦不例外,他小心翼翼地穿梭於叢林之間,很快便遭遇了幾波凶猛異常的靈獸。

他毫無畏懼之色,施展出自己的獨門絕技,與靈獸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激烈搏鬥。

曆經一番苦戰之後,終於成功地將其擊敗,靈牌上的第二顆星也隨之閃耀出璀璨光芒。

然而,這還遠遠不夠。

在這考覈之中,不乏有一些心懷不軌之人,他們看到彆人點亮的星較多,便心生歹意,妄圖搶奪。

炎梵風在前行的過程中就遭遇了幾次這樣的偷襲,但他憑藉著自己的機敏一次次成功地躲過了危機。

火焰鷹!

身軀龐大,雙翅如燃燒火雲,羽毛似紅寶石閃耀著熾熱光芒。

其眼睛如烈焰球,爪子鋒利,速度極快。

它能操控恐怖火焰。

那是葉不凡與葉落楣兄妹,兩人險象環生。

在不遠處還有兩夥人潛伏著,在等收漁翁之利。

火焰鷹如狂暴的烈焰旋風般在空中盤旋呼嘯,而後猛然如閃電般俯衝而下,那寬大且燃燒著烈烈火焰的翅膀劇烈扇動,帶起熾熱如浪濤般的氣流,以排山倒海之勢向葉不凡兄妹凶猛撲去。

葉不凡麵色凝重如鐵,迅速揮劍抵擋,劍與爪子如金石交擊般碰撞出點點耀眼火花。

火焰鷹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鳴叫,口中如火山噴發般噴出熊熊烈烈的烈焰,瞬間將周圍殘酷地化作一片滾燙的火海。

葉落楣嬌喝一聲,施展輕盈如燕的身法靈活地躲避著火焰的狂暴侵襲。

火焰鷹再度騰空而起,翅膀用力一扇,無數火焰如暴雨般激射而下,葉不凡兄妹在這密集且凶猛的攻擊下艱難地左支右絀,險象環生,他們的衣服在火焰的無情炙烤下好些地方己經變得焦黑捲曲。

就在葉不凡和葉落楣兩人費儘心力,好不容易即將重創火焰鷹之時,突然間,兩夥人像鬼魅一般從暗處冒了出來。

他們行動極為迅速,如餓狼撲食般朝著火焰鷹疾馳而去,在葉不凡兄妹驚愕的目光中,其中一夥人搶先出手,揮動著鋒利的武器,帶著淩厲的勁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朝火焰鷹狠狠劈砍而去,另一夥人也不甘示弱,施展出各種絕技,一道道光芒閃耀,眨眼間便將己經傷痕累累的火焰鷹無情地擊殺。

而葉不凡兄妹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滿臉的憤怒與不甘。

交出靈牌少受皮肉之痛,寧海洋嘿嘿一笑。

葉不凡冷冷,對著寧海洋吼道:“寧海洋,你休想得逞!

我們絕不會交出靈牌!”

然而寧海洋卻陰惻惻地笑道:“葉不凡你兄妹倆交出靈牌就免受皮肉之痛,在這秘境之中你們可冇那麼幸運了。

平時在蒼州郡我們確實不敢動你們,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此時葉落媚毫不示弱,緊緊握緊手中的劍,怒視著寧海洋。

寧海洋望瞭望另一夥人,冷笑道:“沈曉鋒,你們對付葉不凡。

我們對付葉落楣,搶了他們的靈牌!”

說罷,兩夥人便氣勢洶洶地朝著葉不凡兄妹圍了過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