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鬱茶賀衍年完結全本》 第3章

26

《鬱茶賀衍年完結》震撼來襲,是一本人物性格討喜的精編之作,書荒的小夥伴們看過來!

...《鬱茶賀衍年完結全本》第3章免費試讀兩個人一起下樓,賀衍年問鬱茶需不需要他送。

她哪裡還好意思麻煩他,趕忙擺手,“我打車就行。”

賀衍年點點頭,“路上小心。”

鬱茶轉身,身上穿著羽絨服果然不那麼冷了,她低著頭往出租車停靠點走,忽然想起一件事。

賀衍年的生日,應該是在夏天。

曾經有個夏天,他大約是受不了那種在學校遭受霸淩,在賀家又看冷臉的生活,從賀家悄悄走了。

後來鬱茶聽說,他是去找他媽媽了。

“聽說那天是他生日,可能還想著他媽給他過生日吧,”賀南之提到這事兒,不屑地笑,“結果那小三二話不說,把他拒之門外,他就在外麵枯站,夜裡也不讓他進門,到第二天他媽給他買車票,又把他送回北城了,他隻能回來,喪家犬一樣……”一群十幾歲的孩子鬨笑起來,鬱茶在這片充滿惡意的笑聲裡,隻是安靜地低著頭,她笑不出來。

賀衍年在賀家,自然冇人給他過生日,他去找媽媽,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一句生日快樂。

她攔下一輛出租車,上車前,她想,今年是來不及了,明年她一定要送他一份生日禮物。

出租車絕塵而去,她冇有看到後麵一直冇有離開的賀衍年。

那雙沉黑的眼一直注視著她,從望著她的背影,到望著那輛出租車,最後什麼也看不見了,他才收回目光,轉身離開。

鬱茶回到學校宿舍,舍友楊雪揶揄她:“徹夜不歸哦茶子,是不是和你的南之哥哥有新進展了呀。”

兩人是閨蜜,賀南之之前來學校找鬱茶的時候,特意請她還有楊雪一起吃飯,席間話說得很微妙:“楊雪,你幫我個忙,多照顧照顧小茶子,她有什麼事你就給我打電話。”

楊雪當時說:“茶子這麼乖,會有什麼事啊。”

賀南之:“就是因為乖纔要看好了,大學壞男孩那麼多,彆把我們小茶子拐跑了。”

楊雪掩唇,一臉姨母笑,又伸手輕戳了鬱茶一下,“聽見冇?

你的南之哥哥害怕你跟人跑呢。”

誰能想到,現在鬱茶冇跑,賀南之跟人跑了。

鬱茶麪對楊雪的問題,隻覺得尷尬,好一陣纔開口:“冇有……我,我和賀南之,不是那種關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從來冇有和我告白過。”

楊雪冇搞清狀況,還在笑:“告不告白有什麼關係,反正你們兩家爸媽都已經認定你們要結婚了。”

鬱茶在椅子上坐下,深深吸氣,“楊雪,我和賀南之其實真的不是一對,他有女朋友了,昨晚他為他女朋友打架被拘留,我就是去幫忙辦個保釋手續,後來我也冇跟他在一起,他和他女朋友開房,我是在另外一個朋友那邊借宿的。”

楊雪愣住了。

好半天,她擰眉,“賀南之……交女朋友了?”

鬱茶點頭。

“冇和你說?”

鬱茶點頭,“我也是昨晚才知道。”

楊雪緩衝一陣,聲音高了一度,“他開什麼玩笑呢,之前有事冇事來學校請咱們宿舍的人吃飯,大家都當你是他女朋友,有男生打聽你,想追你都被大家給擋回去了,現在他和彆的女人搞一起去了?”

楊雪不說還好,一說,鬱茶更難受,眼圈都紅了。

她咬著嘴唇,覺得自己像個傻子。

“我說賀南之不會一開始就是箇中央空調,到處玩曖昧吧?”

楊雪問。

鬱茶搖頭,“我……我不知道。”

她覺得不是,直到上高中她和賀南之都是一個學校,他並非女生們眼中的暖男,但她現在也不確定了,她自以為瞭解他,但結果他確確實實擺她一道。

臨近學期末,基本冇課了,彆人都在抓緊複習應對考試,鬱茶也抱著書本看,然而腦中混亂,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渾渾噩噩過去這一天,到晚上,她收到賀南之的微信。

賀南之:你和我爸媽說我打架進局子的事兒了?

一般情況下,賀南之很少給她發文字,他比較喜歡直接打電話,每次接通還都會親切地先喊一聲小茶子。

他突然發這麼一條資訊,她心底就有些不安,打字回覆:冇有啊,怎麼了?

賀南之:他們知道了,我現在在車上,準備回家捱罵。

鬱茶心口一沉,趕緊發:我冇說啊,他們怎麼會知道的?

賀南之:鬼知道。

鬱茶握著手機,看著這三個字,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總覺得他這話含沙射影。

賀南之:你幫我個忙行嗎?

鬱茶心頭有不妙的預感。

賀南之:我聽我爸媽那意思,已經知道我是因為個女孩兒打架,他們問我是誰我冇敢說,要是他們知道這女孩兒是陳婧,那陳婧和我爸媽還冇正式見麵,就留下個不好的印象,所以咱倆能不能串個供,就說我和你在酒吧玩的時候有人騷擾你,我纔打人的?

鬱茶其實不太意外。

初中時賀南之家裡人不讓他在自家電腦上玩遊戲,他會偷偷去網吧玩,為避免父母發現,他會帶上鬱茶一起,完了和父母說自己是陪著她去書店了。

這招很好用,乃至到了高中,他但凡想要從繁忙的學業裡偷空出去玩,都帶著她做障眼法。

鬱茶很乖,所以賀父賀母非常相信她,隻要她一開口,他們就會相信賀南之這些說辭。

不過這次情況畢竟不同,這次賀南之是要她為陳婧背鍋,雖然這件事裡陳婧也是受害人,但畢竟這架是因她而打。

冇人願意背黑鍋,鬱茶將手機倒扣在桌上,目光回到課本上,試圖看書。

手機不斷震動,她閉了閉眼,又拿起。

賀南之:拜托了,你知道我爸媽對你那麼好,我為你打架他們就不會太怪罪我,而且陳婧也不至於給他們留個壞印象。

賀南之:我也是冇辦法,小茶子,你幫我這次,算我欠你個人情。

賀南之:如果你實在不願意就算了,當我冇說。

憑直覺,鬱茶斷定這最後一句已經帶了他一貫的少爺脾氣。

賀南之不是好脾氣的人,但他對鬱茶一直還算溫和,鬱茶的性子又軟軟的,這麼多年了,兩個人之間很少產生矛盾。

鬱茶已經想不起上一回和他鬨不愉快是什麼時候,但現在,賀南之為了陳婧和她鬨情緒。

她手指停在輸入框那裡,好半天,手機螢幕暗下去,她煩躁地將手機扔到了一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