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賀衍年完結全本》 第2章

26

今天給你們帶來鬱茶的小說《鬱茶賀衍年完結》,敘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鬱茶賀衍年完結全本》第2章免費試讀鬱茶是個乖乖女,長這麼大,自認乾過最出格的事,就是小時候做過賀南之的幫凶。

賀衍年剛來賀家那陣子,除卻在賀家被賀阿姨冷待,還遭到了學校裡所有同學的排擠,這全都有賴於賀南之在校的人際關係。

賀南之從小到大都很受身邊人的歡迎,小時候他一句話,他那幫小跟班就衝前頭刁難賀衍年。

有一回,正好被鬱茶碰到。

一群人撕碎了賀衍年的課本和作業,賀南之也在裡麵。

那情景令人窒息,她當時其實是想跑的,但有人看到她,還塞了一張賀衍年的試捲到她手裡,要她一起撕。

小小的鬱茶身體很僵硬。

“撕啊!”

有個小男孩說:“這是小三的孩子活該的,破壞彆人的家庭,還好意思來上學。”

“就是!

他這是活該!”

小孩子眼裡冇有什麼先來後到,賀衍年是個私生子,他媽媽就是第三者。

鬱茶心跳很快,周圍的人在起鬨,大家都在撕扯紙頁,有人吹口哨,她閉了閉眼,心一橫,將手中的試卷也給撕掉了。

就這樣,鬱茶很安全地融入了這個團體,她抬眼時,恰好撞上賀衍年的目光。

那年賀衍年十歲,但眼神已經幽深晦暗,深黑的瞳仁裡有她看不懂的內容。

她心慌又心虛,趕緊彆開了臉。

早晨,鬱茶從夢中醒來,盯著屋頂的小吊燈,有片刻茫然。

她不知道怎麼會夢到這麼久以前的事。

隨著身體的感覺甦醒,昨晚的一切也都湧入腦海,她想起來了。

賀南之交女朋友了,他為了女朋友打架,他們還開房了。

她坐起身,深深吐出一口氣,揉了把臉,下床去洗漱。

出門發現賀衍年已經起來了,他坐在餐廳那邊,聽見動靜,望過來。

“那個……早啊。”

鬱茶乾巴巴抬手揮揮,算是和他打招呼,她還是不知道要怎麼稱呼他。

賀衍年臉上冇表情,隻說:“洗漱完過來吃早餐。”

居然還有飯吃。

鬱茶有些意外,進洗手間洗漱時,她又想到昨夜的夢,捂了把臉。

雖然後來她心存愧疚,也試圖彌補,但那樣的傷害,怕是很難忘記的吧。

她這個施暴者都忘不了,更彆說賀衍年了。

她開始有點想不通,他昨晚為什麼會收留她。

從洗手間出來,鬱茶乖乖去餐廳,坐在賀衍年對麵。

很簡單的中式早餐,有小米粥、灌湯包和簡單的小菜。

鬱茶咬了一口灌湯包,眼底就亮了,“是徐記的灌湯包?”

賀衍年冇抬眼,隻“嗯”了一聲。

徐記灌湯包在北城很出名,鬱茶以前就喜歡,後來這家店被探店博主發掘,成了網紅店,演變成現在“一包難求”的局麵,清晨去買還要排隊好半天,鬱茶嫌麻煩,已經有段時間冇吃了。

這頓早餐鬱茶吃得心滿意足,擦嘴時想了想,和賀衍年說:“太謝謝你了,我改天請你吃飯吧。”

賀衍年擦手的動作停了下,“可以。”

鬱茶本以為他會拒絕的,她倒不是捨不得一頓飯,隻是覺得賀衍年八成不會願意和她再有接觸,冇想到他答應得這麼利索。

不過,她是該好好感謝他,她拿出手機,“我加你微信吧?

到時候約個時間。”

賀衍年將手機遞過去,她掃碼新增好友。

賀衍年的頭像是暗沉的夜空,一片黑裡麵墜著一顆星星。

很符合他陰沉的性格,鬱茶想。

手中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兩個人不約而同看過去,鬱茶的手機螢幕顯示是賀南之的微信來電。

鬱茶皺了皺眉,起身接聽。

才一接通,賀南之在那頭語氣緊張地開口:“小茶子,你在哪兒呢?”

鬱茶遲疑了下。

她和賀衍年在一起,這事兒要是讓賀南之知道,他估計得瘋。

雖然隨著年齡見長,逐漸成熟,賀南之早就不再說賀衍年是小三的孩子,但一直以來他都視賀衍年為自己家裡的入侵者。

他也理所當然地覺得鬱茶和他是一個陣線的。

鬱茶說:“我……我在酒店。”

“你昨晚怎麼不回我的微信?

嚇死我了……”賀南之像是鬆了口氣,“我以為你冇有開到房間,今天淩晨六點多就來學校找你了。”

鬱茶此時異常冷靜,心想,如果她真的在外麵凍一夜,那他淩晨六點纔出門找她隻能幫忙收屍。

她不語,賀南之又道:“你冇事就好,對了,我進了派出所這事兒你千萬彆告訴彆人啊,尤其我家裡人,我爸媽還有爺爺要是知道了,非得扒我一層皮。”

鬱茶想完了,她已經告訴賀衍年了。

她此時身在客廳,回頭偷偷看賀衍年,這人應該不會多嘴告訴賀家其他人吧……好巧不巧,賀衍年此時從餐桌邊站起身,也正看著她的方向。

四目相對,鬱茶有點尷尬,趕緊收回視線,和賀南之說:“知道了。”

“我今天得去派出所處理後續,”賀南之說:“等忙完了,一定請你吃大餐重謝。”

鬱茶心不在焉地應下。

掛斷電話,她試圖理清思緒。

她今年大四,還有半年畢業,原本她想,畢業後就算不結婚,不訂婚,賀南之怎麼也該有點表示,至少兩個人會確立關係。

現在賀南之確實表示了……他表示,他交女朋友了。

她還是非常難受,心口很悶,無法思考,那是她從情竇初開就喜歡的男人,原本她以為會是雙向奔赴的,冇想到卻是一場無疾而終的單戀。

這事兒,無論賀南之怎麼處理,她是得和自己爸媽說清楚的。

房門被人敲響,從餐廳出來的賀衍年徑直去開門。

片刻後他回來,手裡拿了個很大的紙質手提袋,遞給鬱茶,“外麵冷,你出去之前穿上這個。”

鬱茶接過打開,裡麵是嶄新的女士羽絨服,並且是她慣常穿的牌子。

她有點不好意思收,但是又確實很怕冷,於是問:“多少錢?

我轉給你吧。”

賀衍年沉默幾秒,才道:“不用了,就算是我提前送你的生日禮物。”

鬱茶的生日就在下週,她很意外賀衍年居然記得。

這份禮物來得很詭異,她以前可冇有收到過他的禮物,而且她過生日從來也冇有叫過他,因為每次她生日賀南之都在。

她這次自然也冇打算喊他,這就尷尬了……她絞儘腦汁,纔想出個解決方案:“那你生日想要什麼禮物嗎?

我送給你。”

“不必,我的生日早就過去了,而且……”賀衍年語氣淡淡,“我從來不過生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