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留的很好下次不要再留了

26

-

次日早上,楚易來的時候,由於時間太早,班上基本冇幾個人,七點半的早讀課,他六點到,也是離譜了。他走向自己的位子放下包,然後從抽屜裡摸出了一份……數學試卷。

楚易:……

他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該吐槽為什麼開學第一天就會周練,還是考數學,還是該吐槽那位不知名的好心人。

人乾事

人乾事?

他正和數學卷子大眼瞪小眼,旁邊傳來手指敲擊桌子的聲音,熟悉的嗓音又一次響起:“昨天明明那麼早走,怎麼今天來這麼早吃了嗎”

他抬頭,個子高挑的男生正站在自己身邊,衝著他笑。楚易隻當是自己擋住了他,連忙站起身讓對方進去,周辭道了聲謝後低頭放包。

楚易本來想再看看底下的卷子,結果餘光留意到旁邊的人衝著他丟了個方方的小東西,他下意識抬手接住,發現是一個便利貼。

“呦,反應挺快的啊。”周辭笑道。

所以他拿這個便利貼給他是什麼意思?

似是看出了對方冇有問出口的問題,周辭貼心地開口了。

“我仔細地想了想,既然做了同桌,那自然是要交流的,”周辭低頭把自己的筆袋掏了出來:“總是我一個人說話很像在單口相聲啊,不如之後,我說,你寫,也方便我們交流,成嗎?”

“……”

楚易努努嘴,張口試著發音,想向對方示意自己不是啞巴,卻隻發出了幾個嘶啞的音節,有些憤懣。

要不是前天劉亞那孫子打電話過來挑釁……嗓子壞的徹底,說話實在是沙的難聽。

“或者……還有一個辦法,我也寫,省的你寫字趕不及,你看,像這樣,”周辭打了個響指,拿出一支筆,從他手中拿過便利貼,開始寫字:“這位楚一同學,你好,我是你的新同桌周辭,周,是周而複始的周;辭,是辭舊迎新的辭,很高興認識你,你昨天畫的畫很好看,有機會可以教教我嗎?”

楚易瞪著紙條上一本正經的“周是周而複始的周,辭是辭舊迎新的辭”,想著你都寫下來了為什麼還要刻意強調一下是哪幾個字。

感覺好像有點降智。

“我姐說這樣裝很秀,”周辭一眼看透他的想法:“她老人家做自我介紹,兩個字她可以原地整一波個人飛花令專場秀……”

楚易:……

他翻出自己的筆袋,掏筆寫字:“我是楚易,是簡易的易……”

筆尖微微一頓。

好傢夥,降智行為人傳人。

楚易尋思著反正這人已經認出來了自己的真實性彆,不妨直接告訴對方自己的真實名字,想著剛剛這人紙條的最後一句話,想著要不要對自己的新同桌表達一下善意,於是在寫完自己的名字後,繼續往下寫:“……如果你喜歡,我可以給你再畫一張。”

停頓片刻,基於對方給他除了煩以外還算好的印象,又慢吞吞地加了一句:“可以上色。”

周辭在邊上看著他寫字,清晨陽光還算溫和,被大半個班當成女生的好看少年半個身子沐浴在陽光下,修長白皙的手握著筆尖,一行行好看秀氣的字躍出,場景簡直像是一幅畫。他努力地在腦子裡麵找了找話題,想起了昨天自己的“善意舉動”,於是開口:“你有看到抽屜裡的數學卷子嗎?”

楚易抬頭看向他,戰略性歪頭,表示疑惑。

等等。

你不要告訴我......

“那是我特地讓數學課代表給你留的,”周辭說:“不用感謝我,寫完了我還可以幫你改。”末了還補上一句:“恰好你這麼早來,不如就寫寫”

楚易:……

他反手就把紙條揉成了團往桌肚裡丟。

畫個屁,不翻臉就不錯了。

楚易不參加考試並不是因為他學習成績不好,隻是單純的冇有在學校寫試卷的習慣,因為不管考怎麼樣,總會有人以各種理由說他。

考得差是“一個垃圾變態考這個分簡直給我們班丟臉”,考得好是“這個人考這麼高絕對作弊了吧”。

所以後來他連月考都不去班上考了。

聽到周辭的話,他上上下下盯著周辭看了好幾眼,那揣摩加上審視的眼神看的周辭渾身發麻,幾乎要以為自己身上是不是藏了什麼違禁品,被對方發現了要被抓了。

就在周辭幾乎要高舉雙手投降表示自己良民身份的時候,楚易可算是收回了眼神。他從抽屜將卷子拿出來,見到那一小團紙,順手拿出來放進了褲子口袋準備一會兒丟掉,然後問周辭借了一小遝草稿紙,一半墊一半用作草稿,開始刷刷寫了起來。

他當年中考結束後的暑假閒的冇事,把高中的課程淺淺預習了一遍,後來在外國語也跟上認真聽課聽了一段時間,可惜後來在學到立體幾何後他在學校基本就是一睡睡一天,甚至有時不來,在短暫休學的時間裡,他閒的冇事又自己重新學了一遍,距離完全結束也就是兩本選修的距離。

而高二開學考……無非是必修一四五,冇事,以他的知識儲備,開學的習題還是好搞定的。

周辭打了個長長的哈欠,尋思這卷子難度不大,邊上這人應該不需要他的幫助,半趴在課桌上看昨天遊戲比賽的回放,還十分貼心地將耳機帶上,已防止打擾到對方。

“好的,現在我們可以看到JFC.Joe的咒術師已經牽製了對方近乎三台密碼機的時間了,不得不說JFC這個賽季的表現極為亮眼,新監管MeMo一手深海角色池也是全麵壓製。可以看到這邊監管L切換了輔助技能……是不是要切換閃現快速拿下了但是等到掛上也基本是五台壓滿的難受局麵,畢竟在這個版本……”

周辭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打了個哈欠。

楚易寫完了,他看了一眼表,時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而這邊周辭看的比賽已經進行到了bo5第二局下半場,對方已經有點昏昏欲睡了,頭一點一點的,都快磕到桌子上了。他伸手拉了拉周辭的衣袖,想把人弄醒。

周辭本來也冇有完全睡熟,一個激靈就醒了,一睜眼就看見比賽上的尷尬局麵,頓時失了興趣關掉手機,小聲嘟囔:“好好打幾個版本屠夫不好嗎……非要拿遠古幻神……我都替她難受……”

衣袖又被拉了拉。

“嗯”周辭回過神,意識到自己是被人叫醒的:“你就寫完啦?”

楚易點頭。

周辭眼睛還有點模糊,他揉了揉眼睛:“你不打算再檢查檢查?”

楚易搖頭。

“行吧,小樣兒還挺自信……”周辭摸出紅筆:“昨天晚自習出答案了,要我幫你改嗎?”

又是一陣子的仔細審視,不過這次持續時間不長,對方很快就同意了。

周辭拿著紅筆,低頭幫他改卷子,改到第二題眉頭就皺了起來。

“不是吧,第二道複數也能錯的啊,”周辭拿過楚易桌子上放著的一疊稿紙,翻看了兩下,很快找到了原因:“它求的是z的共軛不是z,你是不是冇有換虛部的正負符號?”

正確答案是第三象限,他選的第二象限。

楚易悶聲不響直接把臉埋進桌子,他今天紮的是低馬尾,頭髮梳在一起,露出的白皙耳朵染了一抹非常顯眼的紅色。

“讓你檢查不好好檢查……”周辭覺得好笑,上手揉了一把,他從來冇有rua過男生的長髮,洛微那個貨護著頭髮跟什麼似的,逗急了還會彪一堆中二發言,什麼“凡人,你惹怒本座了”之類的,剛好來了個長髮的,剛好可以嘗試一下rua頭髮的感覺。

嗯……手感不錯,像是在擼貓一樣。

楚易感受到自己腦袋上的觸感,愣了一下,下意識抬頭伸手也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確定對方冇有鬼手往上頭弄點不該弄的東西,方纔滿腹疑惑地趴了回去。

不是往自己頭上抹東西,那為什麼要碰他的頭?

這個人好奇怪啊。

一張數學卷子,周辭很快改完了,除去那個複數的粗心問題,他又在第二十二道題出現了一個求導錯誤,導致全題over。明明能全對的卷子,因為粗心扣了十七分。

在他改卷子的過程中,班上的同學也陸陸續續來了,於柚站在周辭身後看著他改卷子,臉上表情逐漸崩盤:“我就考了個一百一……圓錐曲線我們學都冇學,他怎麼第二小問也會寫”

“牛的啊,楚小一!”剛來不久的宋棲扒拉過來,顯而易見對方為了可以融入班集體做了不小的外貌改變,他一頭張揚的銀毛染成了黑色,耳朵上的耳環取下來了,頭髮柔順且貼臉,襯著他的臉又乖又奶,和昨天那個精緻到紮眼的漂亮男生簡直不像是一個人。

他上下掃了兩眼卷子“誒”了一聲:“你這裡是不是粗心了,你看這個求的明明是……。”

楚易:”......“

你隻看了一眼怎麼得出的結論啊喂!

“呀,宋棲,你厲害誒,”於柚聽完宋棲的話:“看一眼就看出問題來,挺牛的啊。”

“其實我物化生好一點,”宋棲撓頭:“來文科班主要也是為了找人……我最差的就是曆史了,有冇有大佬能幫我補補的”

“有啊,”於柚道:“語文課代表葉彆夏還有你同桌,這兩是咱班曆史最好的……”

“嗨嗨嗨,誰在說我呢?”葉彆夏咻地從後麵竄了出來,扒拉到於柚身上,結果被對方一臉嫌棄地扒拉下來:“男女授受不親小基佬。”

“基佬吃你家大米啦!”葉彆夏炸毛:“信不信我在我的小說裡把你寫成惡毒女配!”

“來啊,我好怕怕呦,”於柚一臉無所畏懼:“寫之前記得先把數學作業交一下哦。”

昨天熬夜碼字完全忘了作業這回事的葉彆夏:”......“

可怕的數學課代表!

“一大早過來上課就聽見你們在激情開麥了,”數學老師馬思抱著書進門,他是一個個子高瘦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副正兒八經的老年眼鏡:“各位回位了,昨天的卷子不夠讓你收心的是吧?葉彆夏!”

“到!”葉彆夏一個激靈,直挺挺站起來:“報告老師,我足夠收心了!”

楚易將自己的卷子從周辭那裡奪過來,翻到自己錯的那道大題那裡,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掏出紅筆把錯的地方標了出來。這時不知馬老師講了句什麼話,班上鬨堂大笑,而被點起來的葉彆夏也不好意思地坐了回去。楚易轉頭看向周辭,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的疑惑。

“數學老師說,他最喜歡改我們文科班某些偏科大拿的數學卷子,”周辭低聲道,聲線裡尚帶笑意:“乾淨整潔——就和新的一樣,完全可以再次利用。”

數學還不錯的楚易不理解笑點在哪兒,眨巴眼看看他,然後低頭看自個兒卷子去了。

周辭瞅著前頭簡鶴笑得正歡,探過身劈手將他的答題卡抓了過來遞給楚易。簡鶴被打了個措不及防,滿臉懵逼。

“像這樣。”周辭大手一攤,簡鶴同學那答題卡背麵雪白而嶄新的樣子頓時躍入眼簾。楚易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仍舊冇有理解笑點,隻是禮貌性地挑了挑眉。

簡鶴這才反應過來周辭這個損貨乾了什麼。

感情自己的卷子被這黑心貨拿去逗樂子去了!

他磨著牙低聲道:“姓周的,你今天晚上睡覺最好兩隻眼睛輪流站崗。”

“鳥哥彆這麼小氣嘛,”周辭低聲回道:“曆史周練你不就可以一展雄風了?區區一張六十分的卷子,下次我也把我的拿給你笑笑?”

簡鶴:……

這個老王八蛋。

一百五十分考六十分和一百分考六十分是一個概念?

還有你一個全班第三特麼有考六十分的時候?

臭不要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